小众知识

藏民人人都爱牛粪 牛粪比金子金贵
2016-08-29 16:36: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牛粪在藏语中称之为“久瓦”, “久瓦”在西藏作为烧茶做饭的燃料已有千年的历史。生活在雪域高原的广大农牧民至今视其为最佳的燃料。

  牛粪在藏语中称之为“久瓦”, “久瓦”在西藏作为烧茶做饭的燃料已有千年的历史。生活在雪域高原的广大农牧民至今视其为最佳的燃料。“久瓦”除了作燃料外,在藏民族日常生活中还有着特殊的用途与含义,藏民族传统生活与“久瓦”息息相关。甚至有人认为“久瓦”里熔铸了藏民族独特的人文色彩、风俗民惰;体现着民族心理和审美情趣等深层内涵。这种说法虽有些夸张,但仔细品味,也不无道理。

藏民在收集牛粪

  在内地许多人的心目中,牛粪又黑又脏,形象丑陋,难登大雅之堂。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子,嫁给一个老实憨厚的丈夫,人们便扼腕叹惜,用“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来形容,牛粪的地位由此可见!

  在我长期生活过的西藏,牛粪的处境和地位就完全不一样了。它不仅是生产中的肥料,生活中的燃料,更是民俗节日中的吉祥物,藏人心目中的好宝贝。民间有句谚语:“一块牦牛粪,一朵金蘑菇。”又说:“老阿妈不嫌牛粪脏。”在这里,人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形:一个过路的老阿妈发现路边有一块干牛粪,便会像捡到宝贝似的,赶紧揣进自己怀里带回家。我的好友边多先,给我唱过一首“牛粪歌”,据说是西藏的妇女们,一边做牛粪饼一边唱的:

  “牛粪,牛粪,宝贵的牛粪,

  你比金子还贵重;

  你把自己燃烧尽,

  给人们奉献温暖和光明。”

  在这首短短的劳动歌里,牛粪在藏民心中的地位和作用,已经显现无疑了。

  在广大的牧区,牧民们四处游牧,逐水草而居,无论冬季牧场还是夏季牧场,到处留下一团团牦牛粪。它们中的小部分被牧民捡回帐篷当燃料,大部分散落在野外。经过雨水的冲刷,牛粪渗入泥土,使土质肥沃,牧草丰茂。由此,牛羊能吃上新鲜细嫩的青草,长得膘肥体壮。而在农区,烧过的牛粪灰被倒进厕所和积肥坑,经发酵以后,成了效用极强的有机肥,施放在小麦田和青稞地,会带来粮食的丰收,从而改善农人的生活。牛粪不是宝贝又是什么?

  比起在生产中的用途,牛粪在生活中的作用更是重要。在拉萨、日喀则、泽当及周边地区,山上没有森林,平地树木稀少,燃料极其缺乏,广大市民和农牧民,主要靠牛粪烧茶做饭,牛粪是当地居民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燃料。

  作为西藏人主要燃料的牛粪,自有它的特点和长处。首先牛粪的燃点很低,即使在含氧量较低的高原,一张报纸就能引燃,不像那些不干不湿的木柴,主妇们又是用火点,又是用口吹,弄得满脸脏黑,满脸眼泪,还不能把火生起来。牛粪大都是草料构成,烧起来不但没有臭气和烟雾,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使人心舒气爽,倍感愉快。我有个朋友曾写下这么两句诗:“牛粪上烤饼饼更甜;牛粪上烧茶茶更香!”。烧牛粪产生的火苗是蓝色的,特别柔和美丽,所谓“炉火纯青”,也许就是这个意思。牛粪火的火力不是很冲,热度比较温和。它不像煤火或者柴火那么高温、那么燥热、那么呛人。在炉边烤火的人会感到暖洋洋的,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感。我在西藏时,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经历,在旷野遭受风吹雪打之后,享受一炉牛粪火,那种美妙愉快的感受,真是非语言所能形容的。

牛粪被藏人们认为是吉祥和财富的象征

  藏族人有过“林卡”的习俗,在天气良好的时候,喜欢到园林、野外去生活或者过夜。他们喜欢外出打猎和放牧,有空就去朝拜神山圣湖。藏民们出门的时候,行装非常简单,每当人们走到一处水草丰美之地,必会停下来搭灶煮茶做饭。只要三块石头即可垒起一个“三石灶”,然后从溪流中打一锅水,再从野地里捡一些干牛粪,就可以烧水熬茶了。高原上的风一般都很大,没有相当的技术,生牛粪火还是很不容易的。在没有火柴的年代,人们用火镰和火石磨擦生火,点燃干牛粪。现在虽然有了火柴,但火柴无法直接点燃牛粪。因为在野地里,风很容易就会把火柴吹灭。通常人们是使用高原盛产的一种苔藓来助燃。干苔藓为灰色,很柔软,燃点很低,又称为火绒草,可以被搓成灯芯状在火柴盒里存放。点火的时候,把火绒草和火柴放在一起,火柴擦燃后,明火很快会被风吹灭,但可以将火绒草点燃,然后将火绒草埋进牛粪末里,用风囊轻轻地吹,不一会儿就会有青烟升起,再吹三两下就有明火出现了。烧好茶后的第一口茶是要用来献给神灵的。把烧好的茶往壶盖里倒上少许,分三次洒向旷野,并用藏语说“哈嘉洛”(意思为祭神了)。祭祀完毕以后人们才从口袋里抓一些糌粑,配着热乎乎的茶水,开始吃饭。

  藏族人每天都离不开酥油茶,而酥油茶讲究的又是温热适度、口感良好。所以,煮酥油茶的时候,既不能使它沸腾(因为沸腾将导致酥油茶中的油水分离,上面浮着一层酥油,而下面则是又苦又涩的茶水);又不能让它冷却(因为人们如果喝了凉的酥油茶不仅难受,而且还会闹肚子)。最好的办法是在火钵里装上燃烧未尽的牛粪灰,上面撒一层碎牛粪,再在上面放上茶壶,壶里的酥油茶便会保持适当的温度,放上半天也不会凉。

  在藏区,人们还有用牛粪火灰烙饼的习俗。他们在用牛奶和成的面中加入酥油,摊成饼状,扒开牛粪火灰,将饼平放在火灰上,再盖上一层牛粪火灰。这种饼吃起来香甜酥脆,非常可口。在日喀则一带,人们会把面饼做成手镯形的面圈,非常好看。这种面圈在藏语中叫“帕廓”。在甘肃和青海的牧区还有一种用牛粪烤的大饼,这种大饼一是用于祭神,二是用于敬献活佛。大饼至少要用二十斤面粉,大的甚至百十来斤。烤这种大饼所需的牛粪也有特别的要求:一定要用黄牛牛粪的火灰来烤,这种火硬而且旺,烤出来的大饼外脆内香。

  在民间节日和喜庆场合,牛粪被藏人们认为是吉祥和财富的象征,它的身价非常高,而且金贵。在藏历新年即将到来时,藏人家中的老人们都会在藏历十二月二十九的晚上,在牛粪炉子里面用牛粪和荆棘生火,然后在上面烹制藏族的传统食物“古突”(一种由糌粑、人参果、奶渣、红糖为原料的藏族年夜饭)。这种传统食物要在炉子上烹煮很久,所以需要的燃料-牛粪也必须是上选。而且人们还会在”古突”中,用糌粑包上各种各样的东西(例如白石子、辣椒、木炭、盐巴等),吃到哪种东西就预示这个人的某些性格或者运气。这既是一种娱乐,又是一种占卜。如果有人吃到包有牛粪的面疙瘩,象征这个人来年会有好运降临。

  日喀则一带在藏历初一有“纳新”的习俗。初一早上,每家每户的人端上祝福吉祥的“切玛”(五谷斗) 和糌粑出门纳新,在路上看到谁家的牛粪好,就乘人不备时拿上几块装进背篓里,然后在取走牛粪的地方撒一些糌粑,祝那家人吉祥。到泉水处汲水时,向泉水献上哈达后,还要用烧得半透的牛粪来煨桑,往桑烟上撒些糌粑,答谢水神,象征吉祥。回家后,在拿来的牛粪上贴上酥油花,称为“牛粪新”,放进牛棚,再把取来的“水新”供奉在正屋护法神面前。民间认为这样可以招福纳祥,还可以防止庄稼在新的一年中受霜、雹之灾。

 
婚礼上也有牛粪扮演的重要角色

  西藏人最为重视的婚礼上也有牛粪扮演的重要角色。当新娘骑马或步行从自己家走向举行婚礼的地方时,沿途路过亲朋好友家,朋友们都要出门敬酒和献哈达。人们在各家门前摆上一桶净水和一筐牛粪,无论迎亲人还是送亲人,都会觉得非常喜庆。婚礼时,在特定的位置悬挂用五彩哈达扎成的彩箭,在彩箭下面摆放一袋上好的牛粪和一桶清水,各系上一条哈达。在这里,牛粪是吉祥圆满、人兴财旺、红红火火、百年好合的象征。在过去的年代,某些家境穷窘的青年男女结婚的时候,新娘往往要用一只筐子,背一筐牛粪到男家,表示我家虽然没有什么金银财宝作为陪嫁,但是我带来了勤劳肯干的好品德,发家致富的好运气,带来了一种好兆头。

  西藏人在搬新家的时候,首先举行“康索”(暖房)的庆典,这个仪式也和牛粪有关。搬家前,先要背一桶净水和一筐牛粪到新房里供奉。然后拿出一个陶钵,里面装一些红红的牛粪灰,上面撒一些用酥油、糌粑和茶叶做成的“糌苏”颗粒。主人捧着陶钵,一边朝新房走,一边高喊“曲晓!曲晓!”(上供啊上供)“拉吉罗!拉吉罗!”(神来了!神来了!),表示把灶神和家宅神引导到新房里去安居。

  在藏区,老人过世后,家人要从售陶小贩处买来一个小陶锅,用烧得半透的牛粪作火引,放在陶锅里,撒上糌粑、红糖、白糖、牛奶等食品,将陶锅悬挂在家门口,一则报丧;二则让其始终冒烟,象征着死者食物。一直持续七七四十九天,然后把陶锅送到拉萨河,顺水漂走,祝福死者魂归西方极乐世界。

  西藏的面具久负盛名,在众多的面具中,有一种是以牛粪为主要原材料做成的。这种面具是将牛粪与各种草药、植物胶混合后,再以布等纤维材料压制成型。此类面具的特点是重量轻、有韧性、防虫、防蛀、防腐,一般作为供奉的圣物悬挂。

  藏医中有一种独特的嗅烟疗法,藏语谓之“龙杜”,即将一种安神藏药撒在牛粪火灰上让其冒烟,让病人用鼻嗅。病人嗅到这种烟味,能起到镇定、安神的作用,且疗效显著。

  在西藏,做梦梦见牛粪,也是一件好事。例如,梦见自己捡到了牛粪,梦见遇到背着满筐牛粪的人,梦见自己一脚踩在牛粪上,哪怕牛粪还是湿漉漉,热乎乎的,这都会被认为是喜庆、吉祥、招财进宝和交好运的预兆。

  为什么在西藏,人们会这样看重牛粪呢?我曾经带着这个问题请教过西藏剧团编剧、藏族民俗专家柳梧群培先生。他说,牛粪是肥料,也是燃料;牛粪给人们带来了光明和温暖,带来了欢快和美食,驱除了饥饿和寒冷。像这样的财宝,当然是美好幸福的象征。别说人喜欢,神也喜欢!


 

美媒称,当讨论冰川融化时,大部分人会立刻想到格陵兰岛和南极洲的巨大冰原。但是地球上还有一个人们谈论没那么多的冰川覆盖地区面临大规模融化,数百万人的生存和水供应因而存在风险。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8月24日报道,喜马拉雅-兴都库什山脉以及青藏高原被冰雪覆盖,占据了中亚和东亚广大区域,成为极地地区之外地球上最大的冰雪地区。实际上,它为自己赢得了“第三极”的昵称。但是与格陵兰岛和南极洲一样,它也面临着问题:“第三极”的冰川也在缩减。

报道称,根据中科院搜集和分析的遥感数据,在过去50年,仅中国就有约18%的冰川消失。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这些冰川的融水流向一大批河流,这些河水向下游10亿人口直接或间接提供水源。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教授康世昌说,全球变暖引发的温度上升的确是冰川面临的一个威胁。但是该地区空气污染也加速了融化。现在康世昌及他的一批同事就污染来自何处、如何制止污染有了新的发现。

新研究发表在8月23日的《自然·通讯》上,研究人员搜集了第三极炭黑样本,炭黑是化石燃料和生物燃料燃烧产生的特殊物质,他们用特殊的化学“指纹”处理方法对其进行了研究,以判定它们是何种燃烧产生的,来自何处。

报道称,炭黑最著名的是它可能对健康造成一系列不利影响,包括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疾病,甚至过早死亡。至于它对冰川的影响,已知它会以多种方式引起冰雪融化。康世昌指出,首先,漂浮在空气中的炭黑能吸收太阳光,至少会在短时间内引起区域性变暖。另外,如果炭黑落在冰雪上,会让冰雪表面颜色变深,使其吸收更多太阳光,融化得更快。

迄今为止,科学家们未能明确指出何处的污染给喜马拉雅和青藏高原哪个地区带来了影响,也未能确定哪种污染源带来的危害最大。这些情况是非常重要的,不仅有助于建立精确的冰川模型,预测冰川未来变化,也有助于制定新的政策,有针对性地在最有需要的地方削减污染。

在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证据证明,化石燃料和生物燃料——例如植物和动物粪便——燃烧是“第三极”炭黑的来源。在喜马拉雅地区,这两种来源基本持平,大部分炭黑来自于印度北部印度河—恒河平原,而在青藏高原北部,大部分炭黑来自于中国燃烧的化石燃料。

但是在青藏高原中部内陆地区,三分之二的炭黑样本来自于生物燃料而不是化石燃料,康世昌说,这一发现“非常令人惊讶”。这意味着西藏中部的燃料燃烧行为,例如每天做饭取暖燃烧的牦牛粪便,给“第三极”某些部分带来的污染比专家之前想象得更多。

报道称,这是非常有价值的数据,能为模拟“第三极”冰川融化、预测该地区未来的模型提供更好的数据。不过康世昌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向决策者提供缓解冰川融化的建议了。”(编译/魏晓慧)

相关热词搜索:牛粪 藏民

上一篇:徽州复名:作家李辉呼吁 受到黄山首任市长响应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