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大学生中介的一天:市场好时月入2万 房价太贵买不起
2016-11-29 09:24:11   来源:   评论:0 点击:

眼下的杭州楼市也像这股席卷而来的寒潮一样开始降温。

  11月24日上午9时,手机的闹铃声将吴亚耀从睡梦中吵醒,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穿衣、洗漱,裹起羽绒服,一溜烟地离开了自己10来个平方米的出租屋。寒潮来袭,出了门的吴亚耀被冷风吹得直哆嗦,在街边的早餐摊买了两个肉包子,边走边嚼,5分钟后,终于钻进了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的一家房产中介门店。

  门店里也是一片手忙脚乱,相继赶到的其他10来个中介业务员忙着将各自厚重的棉袄、羽绒服塞进更衣柜,换上西装、领带、工作牌,挨个将手指伸进打卡器内打卡,不住抱怨着寒冷的天气。

  上午9点30分,中介门店正式开门营业,10来个中介业务员在店门口的台阶上站成两排,开始唱“司歌”:“这里是一个家,姓氏不同,血脉相连;这里是一个家,有你有我,风雨同行…”司歌的旋律有点奇怪,歌词也不甚押韵,但吴亚耀忍住即将下流的鼻涕,仰着头,迎着寒风,唱得很起劲。

  吴亚耀希望,他今天能做成一单。

  大学生中介:市场好的时候月入2万

  吴亚耀是河南人,也是一个90后,在湖南上大学时学的专业是机械设计,毕业以后在杭州一家大型机械设备生产企业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专业是对口,但工资太少,一个月只有四五千,这怎么够?听说做销售挣钱多,一个是卖房,一个是卖车,我选择了卖房。”吴亚耀说。

  父母一开始听说儿子从事的职业是房地产,还以为是在房地产开发公司,结果一听说是做中介业务员,双双反对,“毕竟干这一行的口碑不好,社会地位也低,好多中介业务员都是初中、高中学历。”吴亚耀有些无奈,父母想着自己辛辛苦苦把儿子培养上了大学,考上的还是一本,到头来竟然做了房产中介,十分不平,多次要求朱耀世回河南老家,考个公务员,安安稳稳过日子。

  “考公务员又能有啥大出息?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块钱,顶多稳定些。”吴亚耀说,自己干房产中介2年多,只要勤奋努力一点,一年的收入在15、16万元,8、9月份市场好的时候,自己每个月的收入都在2万元左右。

  可眼下的杭州楼市也像这股席卷而来的寒潮一样开始降温。

  9月18日,杭州紧急重启“限购”,在杭州市区限购范围内,非本市户籍居民限购1套住房。9月27日,杭州暂停购房入户,并紧急发文实施“限贷”,在市区限购范围内,职工家庭拥有一套住房但未结清相应商业性购房贷款,再次申请公积金贷款购买普通自住住房的,公积金贷款首付款比例由不低于40%调整为不低于50%。在市区限购范围内,对拥有1套住房且相应购房贷款未结清的居民家庭,再次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购买普通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由不低于30%调整为不低于50%。

  事实上,9月的政策一开始并没有立刻发挥效应,由于重启限购,让一些还符合资格的人赶紧出手买房,使得成家量看似继续攀升。于是,政策继续升级。

  11月9日,杭州限购、限贷调控政策再度升级,在本市限购范围内,外地户籍居民想要购买1套住房需提供1年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且不得通过补缴方式购买住房。在市区限购范围内,职工家庭购买首套普通自住住房,或拥有1套住房并已结清购房贷款的、为改善居住条件再次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首付款比例从不低于20%调整为不低于30%;拥有1套住房但未结清相应商业性购房贷款,再次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购买普通自住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从不低于50%调整为不低于60%;拥有2套及以上住房或未结清住房公积金贷款的,不得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

  连续调控政策下,原本火热的杭州楼市终于降温,成交量直线下滑。

  据杭州快房网K指数研究室数据,截至2016年11月23日,杭州十城区11月份住宅普通公寓的成交套数仅为2061套,就算最后一周成交量达到前几周的均值,也无法挽回11月成交缩量高达70%的比例。而在调控前市场最为火爆的9月,杭州十城区普通住宅的成交套数高达16763套。政府开始着手调控后的10月,杭州十城区住宅普通公寓成交量下滑到9311套。

  “电话都打起来!”

  吴亚耀所在的片区是学区房片区,马路南边的学区全国有名,片区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房子,均价从年初的4万多元/平方米一路飙涨至调控前的6万多元/平方米。马路北面的学区全市有名,房价也从年初的2.6万-2.7万元/平方米涨到现在的3.2万-3.3万元/平方米。

  在门店的墙壁上,贴着“简单的事重复做,你就是专家。重复的事用心做,你就是赢家”、“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奋斗的你”等励志的话,电脑屏幕上,列着“不谈风水、不用极限词”等用语禁忌。

  “调控以后,价格停止上涨了,但也没有跌,成交量直线下滑,萎缩了一半以上,客户、房东纷纷转入观望。”吴亚耀说,调控前市场好的时候,他每个月都能成交2、3单,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可11月份到现在,已经进入月底了,他一单业绩也没有。“之前来买房的,有不少上海以及嘉兴、湖州等周边城市的客户,限购以后,这部分客户没有了。本地客户首付比例都提高了,三套房必须全款,很多客户资金不够,也暂缓了购房。”

  “都说市场不行,市场不行,也给了你们偷懒的理由了是么?!今天每一个人都把各自手里的客户资源梳理一遍,电话都打起来。”店长大声鼓舞士气。

  于是各个业务员开始把曾经联系过的客户再梳理一遍,一个个打电话询问购房意向。

  上午10点,吴亚耀开始挨个给客户打电话,终于联系上了一个客户,约好中午12点过来看房,他显得有些兴奋,毕竟最近看房的也比之前大幅下降。

  带看9套房,客户还要考虑

  中午,一对30岁左右的年轻夫妇如约而至,他们的孩子2岁多,想买一套学区房方便孩子以后上学,考虑的是路北的学区房,预算在150万-200万元。吴亚耀首先给客户带看的是一套位于日辉新村4楼的两房,面积46平方米,房东的报价是160万元。

  带着客户来到介绍的房源处,房东是一个50多岁的男子,围着厚厚的围巾,笑面相迎,却又沉默不语,似乎在等着客户沉不住气先说话。客户则矜持地环顾着房子,一语不发。只有吴亚耀一个劲殷勤地做着介绍,“这是一套两房,全朝南的,这是阳台,这是卫生间,厅是小了些,但可以从卧室隔一堵墙出来,增加客厅的面积…”听着吴亚耀的介绍,客户依旧无甚表态,只是不住地“哦哦”。

  离开日辉新村,吴亚耀又将客户带到石灰桥新村3楼的一套2房,面积45平方米,房东报价163万元。房东也是一对年轻夫妇,非常热情地招呼着吴亚耀和看房客户,他们的孩子大了,想把老房子卖了置换一套面积更大的房子居住。这套房子是精装修的,客户较为满意,但仍然表示回去再考虑考虑。

  吴亚耀随后又领着客户看了周边7套房源,总价在150万-215万元之间,房型包括一房、两房和三房,把符合客户要求的房源都带看了个遍,但客户都表态回去再考虑考虑。

  “没办法,市场下滑,客户观望气氛浓厚。”吴亚耀说,快到年底了,客户的购房意愿在下降,想着再等等,看春节以后价格会不会降。送走客户,已是下午2点,吴亚辉回到门店,在旁边的超市买了一份鸡腿饭当作午餐。随后的下午时间,漫长而乏味,没有一个客户上门,“这太正常了,最近这一两个星期,几乎每天都没有客户上门。”业务员们坐在电脑前瑟缩成一团,翻看着电脑系统里房源和客户信息。

  调控后首付涨了100多万,买家放弃换房

  下午2点多,吴亚耀开始给自己手头上的客户打追踪电话,由于月初杭州限购、限贷政策加码,加上之前出台的限购、限贷政策,很多客户的购房计划被打乱,吴亚耀需要跟这些客户沟通交流一下。

  “有一个诸暨的客户,原本是打算在我们这里买学区房并落户的,调控政策出台前,已经在周边看了好几套房子。9月18日杭州重启限购,规定在杭州市区限购范围内,非本市户籍居民只能购买1套住房,他也是符合要求的。只是在房子价格上和房东有些差距,我们也一直在撮合。”可11月9日杭州限购政策加码,外地户籍居民在杭州限购1套房子,但必须提供一年以上社保或纳税记录,“这个客户就被限死了。”吴亚耀给他打去电话,电话那头的客户一肚子懊恼,“早知道9月份就应该订的,当时已经出台政策了,已经出现信号了,可我还是因为5、6万块钱差价和房东谈不拢,想着当前价格过高,调控以后价格会下来,没想到调控还加码了。”吴亚耀一再询问对方社保和纳税的事能否有办法搞定,客户支支吾吾,不停地说“自己尽快想办法”。

  吴亚耀手头上的另一个客户,也面临因调控而不得不变更购房计划的情况。这个客户名下已有一套房子但贷款尚未结清,原本打算在学区最佳的文二路南购买一套均价6万多元/平方米的学区房,8月份开始看的房,预算在360万元左右,9月底,新的调控政策出台,对拥有1套住房且相应购房贷款未结清的居民家庭,再次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购买普通住房,最低首付款比例由不低于30%调整为不低于50%,该客户的首付比例一下由108万元提升到180万元,“当时,这个客户已经面临付不起首付款的问题了,买房的事也拖了下来。”可是等到11月9日,杭州楼市调控第三度加码,该客户的首付款比例提升到60%,按照360万元的总预算,首付款高达216万元,首付款金额比当初的预算足足高了108万元,翻了一倍,吴亚耀在电话里得知,这个客户已经彻底放弃在文二路南购买学区最佳的学区房了,而文二路路北也是学区房片区,只是学区稍差,均价3万元/平方米左右,只有路南学区房的一半,客户不得已而求其次,开始考虑在路北买房。不过连续三次调控已让市场陷入冰点,该客户在电话里表示“再等等,有合适的房源可以看看,但下定的事暂缓。”

  从下午2点多到3点半,吴亚耀打了一通客户电话,主要是询问客户的买房需求有无变化,需不需要推荐新的房源,以及政策方面的咨询。但这些客户的买房意愿普遍低落,都表示再等等,观望观望。

  “市场一定会好起来的,熬得过就是胜利”

  下午4点,距离晚饭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吴亚耀决定出门,前往社区拓客。

  他来到文二新村的小区路口,将写满房源信息的易拉宝架在空地上,注视着来往的人群。由于是工作日,来往小区的人并不多,主要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居民。一位60多岁老太太凑过来,认真辨识着易拉宝上的房价,“文二新村,两室一厅一卫,46平方米,320万元,单价69011元/平方米。”老太太一字一句地读着,读到价格时,冷不丁伸了下脖子。“文二新村的房子都卖到6万多啦?”老太太惊讶地问。“是啊,这一带不都是学区房嘛,价格炒上来了。”吴亚耀说。“那我家的房子也是40多个平方,也是两室一厅,现在能卖多少钱?”老太太问。“应该也在6.5万-7万元/平方米之间吧,具体要看房子的情况,您是要卖房吗?还是要买房?”吴亚耀急切地问。老太太没有回答,只是从心底“哦”了一声,“这么说我家的房子也能卖到320万咯?”“是啊是啊,你要卖房吗?还是买房?”吴亚耀继续问。老太太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继续不作回答,又问道:“房价接下来还会涨么?”吴亚耀停顿了一下,考虑着怎么跟老太太说,“阿姨,这一片的房价年初的时候才4万多,现在涨到6万多啦,已经涨了接近2万元/平方米了,已经涨得很高了,现在卖,最划算!”老太太终于“咯咯咯”地笑了,“依我看,还会涨的!”说完就要走,吴亚耀赶忙递上自己的名片,“想要卖房或者买房都可以找我,亲戚朋友也可以。”“好的啊!”老太太高兴地点头。

  像这种不买也不卖,只是想打听自己房子值多少钱的居民,吴亚耀经常会碰到,一般都是递一张自己的名片,或者留一下对方的号码。“真正想卖房子的房东,一般都会主动上门店的。在社区拓客,大多都是聊聊,问问行情,等到的几率并不很大,因为市场不好,店里没人上门,才会想到去社区扫街的。”吴亚耀说。

  从下午4点到5点,吴亚耀一直在社区驻守,天气寒冷,周边的行人都是瑟缩着身子,行色匆匆。眼看天就要黑了,吴亚耀收了易拉宝,赶回门店。

  在隔壁超市吃了盖浇饭,吴亚耀歇了一会儿,趁着空闲给女朋友发了一会儿微信,他的女朋友也是房产中介,“同行最好了,能互相理解体谅些。我之前谈的一个女朋友,总是嫌我没时间陪她。”作为中介业务员,吴亚耀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上午9点半到晚上9点半,一周只休息一天,几乎没多少时间和女朋友吃饭、看电影。谈到以后结婚买房,吴亚耀讪讪地摇着头,“杭州房价太贵了,买不起。”

  夜幕降临,天空又开始下起冷雨,依旧没有客户上门,几个中介业务员站在门店门口,呆呆地注视着川流而过的车辆、行人。 “市场一定会好起来的,只要能熬过眼下。熬得过就是胜利。” 吴亚耀狠狠地说。(文中人物系化名)(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中介 房价

上一篇:北京换房历险记:先结婚再假离婚 证明你是你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