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苗圩:TD-SCDMA投资问题没那么严重
2016-03-21 19:40: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两千亿的大部分是在后期投入的,经过改造都可以转换到4G时代使用。”苗圩称。博弈TD-SCDMA退网传闻:谁才是受益者?
全球范围仅中国移动大规模商用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通信标准,且TD-SCDMA网络很快被TD-LTE网络替代,其巨额投资是否被浪费的问题一直备受市场争议。
  在3月21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工信部部长苗圩回应参会人士关于“为何一些产业政策带来负面效应”的提问时称, 关于TD-SCDMA 2000亿投资打水漂的说法,“是不符合实际的”。
  苗圩称,3G时代,TD-SCDMA成为国际三大主流标准之一,第一次跟其他两大国际标准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如果当初不搞TD-SCDMA,就没有今天的TD-LTE、FDD LTE成为国际两大标准,“这是前面的延续,没有当初就没有今天”。
  “TD-SCDMA除了早期投入的一些设备在4G时代要报废之外,绝大部分的设备经过改造,就能用在TD-LTE上,所以不能说两千亿打水漂。两千亿的大部分是在后期投入的,经过改造都可以转换到4G时代使用。”苗圩说。
  近期,网上流传出一张中国移动关停TD-SCDMA基站的PPT,引发“中国移动大规模清理TD-SCDMA基站”的猜测,市场开始再度关注TD-SCDMA投资问题。
  实际上,2014年底,财新记者就从中国移动内部获悉,中国移动将不再追加TD-SCDMA的新建投资,TD-SCDMA网络未来的目标是维护以保持网络稳定,逐步将过去发展的TD-SCDMA用户过渡到4G。这距2009年1月3G牌照发放,TD-SCDMA网络从2万个基站开始踏上商用之路,不过短短五年。
  近期,财新记者进一步了解到,中国移动部分省市已经开始清理TD-SCDMA基站。但这只是个别省公司自主行为,中国移动集团并未统一部署。
  TD-SCDMA正逐步走向自然消亡,但几年时间,中国移动在TD-SCDMA这张网络上耗资巨大。根据野村证券的统计,截至2014年底,TD-SCDMA网络建设累计投资超过1880亿元。加上中国移动投入的终端补贴、营销资源,保守估计投入远远超过2000亿元。“至2014年,TD-SCDMA网络的利用率约30%。随着TD-SCDMA用户转向4G,这笔巨大的投资永远收不回来了。”野村证券副总裁黄乐平曾对财新记者说。
  TD-SCDMA被称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国际标准。2000年5月,在国家信息产业部、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等运营商的强硬表态支持下,ITU(国际电信联盟)正式宣布将中国提交的TD-SCDMA,与欧洲主导的WCDMA、美国主导的CDMA2000并列为三大3G国际标准。
  2009年1月,经过多次试验的TD-SCDMA落在了中国移动头上,与此同时,中国联通获得WCDMA牌照、中国电信获得CDMA2000牌照。中国的运营商集体进入3G时代,中国移动也从此开启了背负TD-SCDMA的长跑。
  从使用效果层面,TD-SCDMA网络的利用率一直不高。中国移动CEO李跃曾在出席2011年度业绩会时坦言:中移动的3G网络2010年利用率为9.9%,2011年已升至13.8%,2012年的目标希望增至超过15%。在移动互联网启动的黄金时期,TD-SCDMA实际上很少有人真正使用,逼得中国移动只能用四网协同策略来应对。一个明显的对比是:直到2014年10月底,已经发展五年多、拥有2.43亿用户的TD-SCDMA网络数据流量占比还只有23%左右,而刚刚发展不到一年、拥有5000多万用户的TD-LTE网络数据流量占比达到39%。
  从市场层面,受困于TD-SCDMA网络的先天不足,从2009年到2013年,面对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猛烈进攻,中国移动几无还手之力。财报显示,在3G刚开始商用的2009年,中国移动的用户数为5.22亿,在全国7.25亿移动用户中占比达72%;其次为中国联通,占比20%;刚刚运营CDMA网络的中国电信占比为8%。2013年11月,4G商用之前,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移动用户占比分别为62.2%、 22.7%、 15.1%。
  从技术层面,TD-SCDMA的升级前景不容乐观。一名曾主管中国移动技术部的高层经理称:“相较于WCDMA、CDMA2000,TD-SCDMA的技术本源决定了它的低速率,再怎么优化也赶不上其他的3G标准。”在中国移动的努力之下,TD-SCDMA网络经过了多轮优化,终端也由初期的种类极少变得丰富多样。但它的速率多数情况下只能达到1兆/秒。至2013年,中国联通的WCDMA下载速度普遍可达21兆/秒,未来可向42兆/秒、84兆/秒演进;中国电信的CDMA2000普遍达到3.1兆/秒,未来可向9.3兆/秒演进;但中国移动的TD-SCDMA只能达到2.8兆/秒,即便未来演进也只能达到3兆-4兆/秒。
  一位电信行业权威人士很早就建议中国移动与其投资TD,不如尽早关注LTE(Long Term Evoluation,长期演进技术,为第四代移动通信的标准之一)。在他看来,2G时代的技术有两种:GSM和CDMA;到3G,分别演化为WCDMA、CDMA2000;再往上走,都会走到LTE那条路上去。
  中国移动深知自己的处境。2007年11月,3GPP接受了中国移动联合27家公司提出的TDD LTE帧结构方案。一位电信运营商前高层告诉财新记者,当时国际上提的4G备选标准有Wimax、LTE,而LTE又包括全球标准化组织提出的FDD LTE、TDD-LTE以及大唐提出的中国TDD-LTE。“在制定4G标准时,中国移动积极斡旋,一方面劝大唐放弃一些自有标准,尽量与欧洲标准同步,一方面以中国移动的巨大市场说服爱立信,让爱立信带动其他设备商接受大唐在TD方面的坚持。最后,形成了一个融合的TDD-LTE标准,里面保留了大唐提出的帧结构,其他多与LTE FDD一致。在中国,TDD LTE标准被叫做 ‘TD-LTE’。这是在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下,中国移动所能得到的最好结果了。”这位专家称。
  2008年2月,在TD-LTE标准达成一致之后,中国移动宣布加入英国沃达丰及美国Verizon的联盟,共同研究LTE 4G技术,包括TD-LTE、 LTE FDD。2010年底,TD-SCDMA网络商用不到两年,在中国移动推动下,工信部批复了TD-LTE工作小组提交的《TD-LTE规模技术试验总体方案》。之后,中国移动运用各方力量积极推动TD-LTE尽快商用。TD-SCDMA产业链都心知肚明,自TD-SCDMA建网不久,所有厂商的建网产品都同时支持TD-SCDMA和TD-LTE,为将来的升级做好了准备。
  2013年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TD-LTE 4G牌照,中国移动向着TD-LTE狂奔。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4G用户总数达3.86亿户,其中,中国移动4G用户数达3.12亿户。中国移动预计,2016年中国移动4G基站将突破140万个,覆盖全国97%的人口,销售4G终端超过3.3亿部,4G用户超过5亿户。这比TD-SCDMA多年发展的用户总数还要多。
  “实际上,LTE FDD与TD-LTE 的内核一样,不同的地方只在于射频部分,就像一间屋子有两个门,LTE FDD门大一点,TD-LTE是小门,但从门里走进去之后看到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上述电信业权威人士认为,“走到TD-LTE,中国移动就算从TD-SCDMA里面走出来了。一旦LTE FDD的门打开,中国移动完全可以走大门,与全球融为一体。不像TD-SCDMA,就算走到了屋子里,里面的操作也和别人不一样。”
  一位早期积极为TD-SCDMA奔走的电信老专家曾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推动TD-SCDMA成为国际标准,初衷是为了增强中国在通信产业领域的话语权。“2G时代,中国只是看懂和学会使用别人制定的标准,后来中国整个电信产业界都希望能真正参与3G标准制定,搞懂游戏规则,同时为中国企业赢来一点话语权。”他说,“我没想到TD-SCDMA最后会演变成一场运动,会要求运营商只能上TD-SCDMA。我们的初衷不是这样。”


随后,各种各样的说法接踵而至。有人说,TD-SCDMA是最短命的3G标准,活了不到五年就要退出历史舞台;有人说,中国移动前前后后2000亿元的投资,都打了水漂,要追究过往的责任。

甚至有人想刨根问底,再把TDS从头到尾拿出了鞭打一遍,重温一下“TD式重新”。当然,也有人表达了不同观点,认为TDS功大于过,培育和壮大了民族产业链,奠定了今时今日之江湖地位。他们认为,中国移动不应背这个黑锅,而要从国有企业经营决策机制、政府行业管理和监管政策等多个维度进行全面评价。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无意从民族、创新、价值这样的视角去看待这个退网的传闻,仅仅从产品、技术以及各厂商势力版图等微观层面来做点分析。不恰之处,还要请各位看官轻拍。

低调退网:必然而正确的选择

对于中国移动而言,TD-SCDMA的退网是个必然而且正确的选择。

为什么说必然呢,从全球范围内看,所有采用较为弱势3G技术的运营商,如采用CDMA技术的Verizon、KDDI等,都在力争尽快从3G向4G过渡,从而能够摆脱弱势的3G产业链,享受到LTE的产业规模效益。

与CDMA相比,TD-SCDMA更为孱弱,全球只有中国移动一家运营商在运营。当然,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也只有中国移动有这个能力,可以用一己之力托起整个产业链。但作为一家企业,移动已经付出太多了。

为什么说正确呢,TD-SCDMA的实际网络利用率一直都不是很高,在中国移动开始4G服务之后,其用户数量已开始快速下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移动关停部分TD-SCDMA基站,可以降低运营成本,并可释放出部分频谱资源供4G使用,从市场经营的角度应该是个正常合理的策略。

当然,在我国现有的体制机制和政治语境之下,TD-SCDMA绝不是一个技术或者是标准,它承载了很多东西。作为一家央企,就算是TD-SCDMA已经全部退网,中国移动肯定也不会说“退网”两个字。

频谱重耕:正确而必然的选择

在TD-SCDMA退网的诸多好处中,频谱重耕是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大家都知道,中国移动前前后后进行了六期大规模的TD-SCDMA建设,分布在F/A/E等多个频段上。其中,F频段部署较早,但后来进行了大规模升级到了TD-LTE(这在当时还引发了D频段新建还是A频段升级的争论);E频段主要是用于室内覆盖;现网中依然存量比较大的是A频段,这也是TDS的最后堡垒。

从频谱使用的角度来看,为什么说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呢?因为A频段在TD-SCDMA制式下,频谱的利用效率并不是很高,存在很大的浪费。而移动通信的本质,就是如何进一步提升频谱使命效率。

以无锡移动的试点案例来看,将A频段重整(Refarming)用于4G网络后,现网4G网络F/A宽频RRU设备的可用带宽从30M提升到45M,定点实测平均下载速率达70.2Mbps。

试点测试结果表明:在速率方面,下行峰值速率能够达到75Mbps,上行峰值速率达到7Mbps,频谱效率与现有频段相同;在覆盖方面,A频段和F频段在相同距离点接收信号强度(RSRP)基本相同,A频段内、A频段和F频段间切换成功率达100%,A频段和F频段之间能够实现平滑组网。

按照现有中国移动TD-LTE常规载波扩容方案,其步骤是先开启F频段后10M,然后再部署D频段。但D频段就涉及到新增RRU和天线,成本高、施工周期长,并非经济实惠方案。但如果采用A频段Refarming用于TD-LTE则只需软件升级,无需增加RRU和天线,可以低成本、高效利用现有资源。

从网络侧角度来看,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难点就在于终端。因为,截止到目前,几乎没有商用终端可以支持A频段4G网络,产业界也需要继续研究A频段在4G网络上的应用场景。

利益博弈:谁会是直接受益者

正如上文所言,对于中国移动来说,TD-SCDMA的退网是个必然的选择,但现在还有些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产业链的成熟度,终端曾经是困扰TD-SCDMA产业的大难题,现在同样是困扰退网重耕的大难题,如果没有足够的商用终端支持,退网只能是减轻部分运维压力,好处还是很有限的。

第二,就是设备厂商的格局,在这次争论中,虽然没有哪家设备厂商站出来说,到底是否应该退网的。但仔细分析可以发现,不同的厂商对此有着完全不同的心态。

在中国移动的3G/4G势力版图上,3G/4G供应商是犬牙交错。也就是说,在某个本地网中,3G设备供应商是A,而4G设备供应商是B,据说这样的TDS基站大概有近20万个。

那么,这个蛋糕是由谁来吃呢,是原来的TD-SCDMA设备供应商还是现网中的TD-LTE供应商?对于运营商而言,他们肯定是希望一个供应商就能够搞定这件事情。哪些厂商会是受益者呢?这要满足几个条件,有着成熟的A频段产品,有着庞大的TD-SCDMA现网份额,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业界好像只有一家。




针对近日网上流传中国移动大规模关停TD-SCDMA基站,财新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中国移动部分省市确实在清理TD-SCDMA基站:能升级到TD-LTE的基站尽快升级,不能升级到TD-LTE的基站直接关停。但这只是个别省公司自主行为,中国移动集团并未统一部署。
  中国移动集团回应财新记者求证时表示,“关于中国移动大规模关闭TD-SCDMA基站的相关报道不属实。”但一位长期为运营商做运维服务的业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中国移动部分省分公司已经开始清理TD-SCDMA网络,其中,江苏移动是最先一批开始清理TD-SCDMA基站的省分公司之一。
  他认为,清理TD-SCDMA基站主要是为了腾频率,“即Refarming(重整网络频率)之后,更有效地利用TD-SCDMA网络的现有频率,构建一张更优质的网。在这个过程中,华为、中兴既抢占新建市场,又有既有市场升级,对它们的影响不大,大唐可能要难过一些。”
  “我没有见过网上流传的那份《TD-SCDMA关停方案》,可能是一些省分公司在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清理TD-SCDMA网络。”一位中国移动省分公司资深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对于TD-SCDMA基站被关停,我并不意外,因为许多TD-SCDMA、TD-LTE基站共用站址、设备,不少TD-SCDMA基站早就升级为TD-LTE基站了。早先部署的TD-SCDMA基站若不能升级到TD-LTE,很快就会被替换掉。”
  中国移动集团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中国移动集团现在并没有统一部署TD-SCDMA退网工作。在集团层面,中国移动仍坚持“四网协同”战略。至于部分省分公司为何关停TD-SCDMA基站,该人士表示各地实际情况复杂,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现在尚不清楚TD-SCDMA基站被关停的数量有多少,但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进一步的自然消亡。一年多前,一位中国移动中层曾向财新记者表示,未来,中国移动将把更多投资放在打造一张4G精品网络上,通过对4G网络的不断扩容和优化提升网络质量。他介绍说,在VoLTE成熟之前,4G的语音需要2G网络来承载,因此中国移动对2G网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还会有少量投资,主要是用于“补盲点”,目标是为了保语音;至于TD-SCDMA网络,则维持稳定,不再新增建设投资。(参见2014年12月8日出版的《财新周刊》2014年第47期封面文章“TD式创新”)
  “这是明智的选择,也是大势所趋。”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认为,一方面,TD-SCDMA与TD-LTE共用F频段,基本上2009年开始建网的产品都同时支持TD-SCDMA、TD-LTE,许多省分公司早就采用升级方案构建TD-LTE网络;另一方面,TD-SCDMA的网络使用率有限,在中国移动TD-LTE网络部署成熟、能满足用户对数据通信的需求之后,TD-SCDMA网络本来就会自然消亡。从长期来看,随着中国移动Vo-LTE逐步成熟、广泛部署,未来有一天,中国移动的2G网络都势必会消亡。
  TD-SCDMA被称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国际标准。2000年5月,在国家信息产业部、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等运营商的强硬表态支持下,ITU(国际电信联盟)正式宣布将中国提交的TD-SCDMA,与欧洲主导的WCDMA、美国主导的CDMA2000并列为三大3G国际标准。
  2009年1月,经过多次试验的TD-SCDMA落在了中国移动头上,与此同时,中国联通获得WCDMA牌照、中国电信获得CDMA2000牌照。中国的运营商集体进入3G时代,中国移动也从此开启了背负TD-SCDMA的长跑。
  一名曾主管中国移动技术部的高层经理称:“相较于WCDMA、CDMA2000,TD-SCDMA的技术本源决定了它的低速率,再怎么优化也赶不上其他的3G标准。”在中国移动的努力之下,TD-SCDMA网络经过了多轮优化,终端也由初期的种类极少变得丰富多样。但它的速率多数情况下只能达到1兆/秒。至2013年,中国联通的WCDMA下载速度普遍可达21兆/秒,未来可向42兆/秒、84兆/秒演进;中国电信的CDMA2000普遍达到3.1兆/秒,未来可向9.3兆/秒演进;但中国移动的TD-SCDMA只能达到2.8兆/秒,即便未来演进也只能达到3兆-4兆/秒。
  这张TD-SCDMA网络的利用率也一直不高。中国移动CEO李跃曾在出席2011年度业绩会时坦言:中移动的3G网络2010年利用率为9.9%,2011年已升至13.8%,2012年的目标希望增至超过15%。
  在移动互联网启动的黄金时期,TD-SCDMA实际上很少有人真正使用,这是中国移动最大的痛。一个明显的对比是:直到2014年10月底,已经发展五年多、拥有2.43亿用户的TD-SCDMA网络数据流量占比还只有23%左右,而刚刚发展不到一年、拥有5000多万用户的TD-LTE网络数据流量占比达到39%。
  TD-LTE是中国移动走出TD-SCDMA市场窘境的救命稻草。2013年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TD-LTE 4G牌照。现在,中国移动正向着TD-LTE狂奔。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4G用户总数达3.86亿户,其中,中国移动4G用户数达3.12亿户。中国移动预计,2016年中国移动4G基站将突破140万个,覆盖全国97%的人口,销售4G终端超过3.3亿部,4G用户超过5亿户。

相关热词搜索:TD 4G 3G

上一篇:为啥硅谷不雇佣黑人程序员?
下一篇:淘宝小二中国最大的互联网腐败黑幕调查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