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天使创投的4%,在地狱和天堂之间摇摆
2016-11-21 10:03: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的企业,最难的就是天使投资”。当前创业的困难还有很多,以创业阶段的融资为例,现在创业企业能获得的投资资金的来源很广,但投资资金主要投在PE环节

  “券商抢PE的饭碗,PE抢VC的饭碗,VC又来抢天使投资的饭碗。”天使投资即权益资本投资的一种形式,它是风险投资的一种形式。

  天使投资的热潮和整个经济发展的脉络、股权投资以及IPO周期是有吻合性的。2000年,全球涌现互联网热潮,美国率先泡沫破裂,2002年,中国的互联网泡沫开始破灭。在此之前,互联网创业传递到中国来,涌现出了一批在互联网领域进行天使轮创业的人们。2009-2011年,中国迎来特别大的一次上市热潮,2010年,甚至产生了全民PE的景象。

  但我们知道一个逻辑,一个公司最挣钱的人只有20%,成功创业者非常少,那么天使投资成功的占比是多少呢?

  实际上,数据显示,天使投资的失败率是96%,成功率只有4%。可以说,天使创业和天使投资在地狱和天堂之间摇摆。

  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雷军就曾表示:“中国的企业,最难的就是天使投资”。当前创业的困难还有很多,以创业阶段的融资为例,现在创业企业能获得的投资资金的来源很广,但投资资金主要投在PE环节,真正投在早期的天使投资、风险阶段的钱非常少。

  在美国,约有80万人从事天使投资,他们大部分人都已经实现财务自由,在上市公司做过高管,希望通过天使投资赚些钱顺便与国际接轨。他们每一两个礼拜就会找一个咖啡馆聊投资,每个月开一个会,投的钱都是从10万到50万美元。也正是这个原因使美国硅谷、波士顿、纽约地区有非常好的资金储备。

  这些人不仅有钱也有资源和经验,这也是几十年来雅虎、戴尔、微软、facebook等公司背后都有天使影子的原因。

  相反,中国的天使投资没有悠久的历史,只是在近两三年才刚刚兴起。在著名天使人薛蛮子看来,在中国,大多数天使投资没有利润。很多项目只是有点销售额、商业模式很多时候就是一个设想,更多时候还是体现在对人的判断上。

  而除了投资人缺乏经验、盈利稀薄外,税收成本也非常高。一般来讲,一个科技企业,平均做下来要10年到15年,时间快的也要六、七年。但是做PE简单,大家只要赌这个公司能不能上市,一上市就能挣5倍、10倍的钱。

  我国要建立多层次结构的投资格局还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雷军就曾公开评论道:“创业企业通过银行贷款不是出路,最终的出路还是天使投资。”

  在他看来,当前的税收方式存在一定缺陷。“比如说天使投资前面29个都赔了,等第30个项目挣钱了,要征20%的税,这个生意不合算,现在税收应该按7年累计,过去7年赔了多少最好应该能够抵扣。”

  反思:什么事让薛蛮子都懊悔?

  薛蛮子仍对自己过早退出蔡文胜的项目感到懊悔

  曾经和徐小平、李开复成立过天使会的蔡文胜感慨说:“如果一开始有很多出名天使人投资的项目,我都不会参与”。因为之前他们合作成立的天使会基金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成功。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包括两点:

  第一,大佬都投了,所以创业者以为可以得到所有人的资源助力,但实际的情况是,资源协调分配上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到头来,谁也没办法帮更多的忙。

  第二,一些基金总是说错过了到腾讯、百度,但是就算你们投了,这些BAT也不会成为今天的这番模样,回到今天,当大家看清楚一个公司是白马时,其实这个公司已经普通的再普通不过了,因为你已经能够用手指头算出它的PE各个方面。

  金融圈有一个定律:最终赚钱的一定是少数的,但南非的MIH的公司除外。MIH曾花2200万美金从IDG跟盈科数码手里接走腾讯45%的股份。据了解,MIH现在还持有34%腾讯的股份,腾讯上市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抛售。按照腾讯今天两万亿的市值,MIH应该有差不多七千亿港币的投资回报,现如今,全中国的VC加起来,都没有赚的这么多。

  投资是需要时间的。

  至今,薛蛮子仍对自己过早退出蔡文胜的项目感到懊悔,用他的话来说,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就算你爸是刘翔,你也要12个月才能走路;就算你爸是姚明,你也不可能12个月就能打篮球。”从1991年做天使投资到现在,薛蛮子看到过无数创业项目因资金不足、股权分配不适、没坚持下来等原因相继死亡,而它们最大的问题在于一开始就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创业,更不清楚为什么他们的创业和项目没有了市场。

  门道:到底如何才能判断需求?

  除天使投资人外,马克·安德森更被人称道的是

  Mosaic浏览器的发明者,被誉为互联网点火人。

  美国一位著名天使投资人马克·安德森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他说一个企业最关键的就是有没有找到PMF(产品和市场的结合点),这个市场越有结合的地方,公司价值越大。

  对于天使投资,薛蛮子见解独到。在他看来,天使投资就是三个“F”,即家庭、朋友、傻帽。“我们做的事就是傻X干的事,不认识这个人、这个项目,又没有收入,更没有利润,拿几张纸忽悠一把就给钱”。

  一般而言,判断一个创业项目有没有市场需求要看五个表现:

  一是缺乏市场调查,完全凭着一己冲动,一言状态;

  二是,用户态度;

  三是产品投放市场后,剔除了运营要素、剔除了补贴,还有用户;

  四是一句话说不清楚产品解决什么问题,对商业本质没有实际了解;

  五是空吆喝、死不挣钱。

  曾经有一个有趣的比喻,把天使投资人比作远洋航行的水手,需要随时面对大海上可能出现的巨风巨浪,不畏前行,拥有超乎常人的心脏与勇气。但这里还想补充一句,除了勇气之外,还要比常人看得更远。

  蔡文胜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道:“我们知道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就是三大门户,网易、搜狐、新浪,你知道在12年前,也就是2004年,有谁会知道BAT会崛起吗?在北京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技术人员都不愿意去百度,因为大家不看好。腾讯、阿里也差不多,都是算第二梯队,但这十年过来,他们三个成为最强者。同样的道理,你认为他们三个未来就是最强的吗?不,一定会有新的去打破他们,你就需要找到他们。”

  可以说,天使投资就是找下一个颠覆者。作为天使投资人,你需要思考:谁会站在这些巨人肩膀上创造出更大的世界。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先前的巨人企业给后来的初创公司提供了完善的基础设备,要大数据有大数据,要云服务有云服务,而后者就是在这些基础上创造出新的东西,并以此颠覆前者。

  看得远,也没有想像中那么难,需要的是想像力。当你发现股权众筹这种新型金融模式后,会思考为什么股权众筹一定要设计成这样,为什么项目只能是高风险项目,为什么会出现诈骗项目,难道真没有机制可以避免吗?这里面其实都可以思考,一反常态的东西,并不是不好,只是还没待时间验证。

  而当你在时间还没验证的情况下,就已经看到了下一个富有创造力的东西,这时你已经走在千千万万的投资人前面了。

  尾声

  天使投资有多难?很难。

  难在哪里?关键在于这三个方面——学习能力、心态和远见,三者缺一不可。学习能力是基础,当你没有好的学习能力,那即便心态再好、再有想像力,也只是纸上谈兵;远见是核心,有好的学习能力,却缺乏远见,那也竹篮打水一场空;心态则是稳定剂,赚一次钱容易,但若想长期保持一定收益回报,就需要良好的心态了。

相关热词搜索:天使 创投

上一篇:当盈利成为新常态后 亚马逊下一步要做什么?
下一篇:刘强东十年烧钱上千亿,如今终于憋了个大招!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