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三星暗淡:帝国困局(上)
2014-07-07 11:03: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三星掌门人李健熙上一次因丑闻被迫离开三星时这样说。但他不久复出,并带领三星博弈苹果。 前不久,他发病入院接受治疗, 这引发了外界对三星重组的


图注:2008年出庭受审时的李健熙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

2008年4月,66岁的李健熙面对电视镜头,宣读了《对国民道歉和辞职声明》,镜头里的他表情沉郁。

李健熙的故事当然没有就此结束,不久他又复出,到了2014年5月的一天,他突发心肌梗塞并引发心力衰竭而入院接受治疗,并因此引发了外界对三星重组的猜测及对这个庞大的电子帝国未来走向的担忧。

影片《机器人历险记》台词有这样一句台词:“人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但一定要有勇气走完最后一步。”

为了让读者了解三星如何从一家向中国东北批发干鱼的小商会发展成全球最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如何错过并购安卓系统并在创新上差强人意,结果被苹果用专利武器痛击,并在今天面临着东方社会那句古老的警句所预言的“君子之泽,三世而斩”的肃然局面,我们下面花一些篇幅将故事从头开始讲起。

家族内斗种子很早就埋下

“在人生辽阔的海洋上航行,只有你的心在引导你前进。”语出吉尔伯特的《鲁迪戈尔》。

三星”是1938年3月1日“三星商会”成立之时公司创始人李秉喆起的名字, 他以此命名,寄含着对自己事业的希望和憧憬。

李秉喆早年靠将韩国的干鱼、蔬菜、水果等出口到中国东北发家,又拥有了自己的面粉和制糖厂,自己进行生产及销售。

李秉喆被韩国人誉为“创业之神”,三星的业务蒸蒸日上,然而其家门不幸,父子、父女间争斗不休。

李秉喆育有三男五女,李孟熙与李淑熙分别是长男与次女,排行第三的是次子李昌熙,李健熙是三子,在所有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七。

1966年发生在三星的“糖精走私事件”,迫使李秉喆辞去三星会长职务,次子李昌熙则被捕入狱。成为公司代理人的长子李孟熙在上任后,便开始排挤他父亲的亲信。其中受到最严重打压的,是与他父亲关系密切的中央日报社会长,也就是李健熙的岳父。

到了1969年,又发生“青瓦台上书事件”,李昌熙写信到总统府,告发当时重新接掌三星的父亲“在海外有非法财产”。李秉喆对此大为震怒,除了开始打压次子,并怀疑长子李孟熙才是事件幕后的黑手。

李秉哲曾使用家法监禁李昌熙,又以长子李孟熙罹患妄想症为名欲将其关押到精神病院。李孟熙以死相拼,才逃过一难。后来,由于李昌熙曾哭着向李秉喆请罪,因此得到了一家小公司,至于李孟熙,李秉喆则是至死都不肯原谅。

其次女李淑熙后来也成为家族内斗的一个重要人物,起因源自于她与LG创办人具仁会的三子具滋学的婚姻。虽然这起婚事是两家企业的创始人在打高尔夫球时决定的,但是三星进军家电产业的举动,却让LG的具仁会大动肝火,导致两家翻脸。为此李淑熙曾向父亲哭诉,但李秉喆却说:“你还是我的女儿吗?三星的股票我一股都不会给你!”

被父亲看好的三子李健熙在只有12岁时, 便被送到日本留学。幼年时期的孤独经历,磨炼了李健熙少年老成的性格,铸就了他独特的思考问题方式和看待问题视角。之后,李健熙又被父亲送往日本早稻田大学和美国华盛顿大学学习。身在异乡独自长大,使得李健熙笃志而善思。

1969年,李健熙只有27岁的时候,李秉喆就已经立好遗嘱将李健熙确定为三星集团的接班人了。

1976年,李秉喆被查出患有胃癌。虽然早已经就接班人的事情立过遗嘱,然而一向谨慎的李秉喆仍然害怕万一手术失败,三星可能会陷入内乱,于是在接受手术的前一天,他将家族成员召集一堂正式宣布遗言:“今后,三星就交给健熙了。”这一年,李秉喆在接受采访时,提及李健熙,的两个哥哥时说:“他们不适合管理职位。人的一生很短,但企业必须永续。”

1987年11月20日,李秉喆因肺癌离世。两周后,李健熙继位,成为了三星集团第二任董事长。

李秉喆的八个孩子中,除了李健熙接掌三星,长女李仁熙则从他的遗产中继承了医院和高尔夫球场等资产,并另外成立了新的集团企业;而五女李明熙也于继承了百货公司等资产后,成立了“新世界集团”,并担任该集团的会长。

“梦断南窗啼晓乌”。三星创始人无意间播下的内斗的种子,未来还将困扰李健熙和他打造的三星帝国。

“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

三星原来黑白两色的商标也沿用了几十年,然而,李健熙接手三星后,很快放弃了这个商标,取而代之的是沿用至今的中性蓝色椭圆图案。重塑品牌是李健熙计划的一部分,他希望将这家成功的韩国企业打造成一家国际化大公司。

成功学教练埃里克·爱伦包夫说过:“如果你不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将会被别人掌控。”

李健熙45岁子承父业执掌三星,在就任总裁后不久,他就雄心勃勃地宣布,一定要将三星发展成为21世纪的世界超一流企业。

1993年年初,在美国的洛杉矶,李健熙带领三星的众多高级经理们,到当地的大百货商店考察。当时的三星产品很便宜,且放在商店里总是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少有人光顾。而索尼等名牌产品虽然比三星产品贵许多,可购买者如过江之鲫。当时,李健熙给每位经理发了1000美元,让他们购买并使用当时最受欢迎的对手们的产品,并和自己的产品进行对标。

回国后,李健熙写了《三星新经营》一书,提出“变化先从我做起”的口号,告诫三星人要以人才和技术为基础,创造最佳产品和服务,认识并且迎接来自全球的挑战。在这书中,李健熙甚至提出,为了让三星的产品达到高水准,即使把生产线停下来也在所不惜。

为了让部属接受自己的观念,1993年6月,李健熙带领三星的150名高级经理乘坐头等舱飞到德国的法兰克福开会。会上他口滔滔不绝地讲了7个小时,发布了自己的新经营宣言。

“我们离21世纪只有7年时间了,世纪之交将会使世界发生多少变革。走向21世纪的三星将如何立足于世界。”李健熙在会议上提出,彻底改革三星。

如今,在距离首尔约40公里的龙仁,有三星的人力资源开发中心,每年约5万名三星员工在这里接受培训。中心最神秘的圣地就是“法兰克福厅”,完全按照当年李健熙在德国那家酒店发表“法兰克福宣言”时的样子打造。

一个当年曾经参加过会议的经理回忆说:“李总裁在讲话期间甚至连一次卫生间都没去过。他滔滔不绝地讲世纪末的潜在危机以及为此需要进行的革新,我们中的不少人被他大胆、新颖的理论震惊了,甚至无法理解。”

对于新经营理念,李健熙并不是直喊口号而已,而是迅速地付诸实践。这在守旧的企业管理层中遇到了阻力,一些高管跑到李健熙的办公室,希望能暂缓推行新经营理念,并说即使要革新,也要采取渐进式的革新,不要激进地一下子全都变了。对此,李健熙说了一句当时轰动韩国并流传至今的话:“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

李健熙提出以质量管理和力求变革为核心,彻底改变当时盛行的“以数量为核心”的思想。当时,秘书室室长李洙彬提出了异议:“我们现在还不能放弃量的经营。”李健熙听后很生气,丢下手中的茶匙,拂袖而去,这成了三星人之间流传的“茶匙事件”。不久,李洙彬的秘书室室长一职被替换。

“1995年,在韩国飞往西雅图的飞机上,一位坐在头等舱的中年人正在将手中一款滑盖手机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脸上紧锁的眉头及微微泛白的发际边缘,都在预示着他将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到了地面,他拿出手机,拨号,给市场部经理,说出了一句让身边工作人员都惊异的话,‘15万部手机全部召回,所有代价我们承担,从今以后不再生产这样的产品’” 洪夏详在《李健熙传》中这样描述。

当时,三星电子生产的一款手机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遭到用户的大量投诉。李健熙下令召回,并将它们陈列在公司大堂处。为了加强警戒效果,他还下令用推土机碾过1.5万部劣质无线电话,并命有关负责人到场观看。

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说过:“不要只因一次失败,就放弃你原来决心想达到的目的。”

在李健熙带领下,三星帝国走向辉煌。然而,袭向这个帝国的风暴在逐渐酝酿之中。

为错误买单

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韩国国内汽车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下,李健熙宣布进军汽车行业,很多人都质疑这是否为一个明智的商业决定。众所周知,李健熙个人是一个狂热的汽车爱好者。

有媒体报道,尽管在此前,三星公司除了制造过为数不多的电动汽车以及一些卡车等,从未生产过一辆小汽车,李健熙还是计划每年要生产150万辆汽车,以求“跻身世界汽车生产的十强之列”。

他说“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即将推出三星汽车。既然我们在70年代和80年代分别以电子产品和半导体推动了国家的发展,那么90年代我们当然应该以汽车工业来领导国民经济。”

三星在釜山花了30亿美元建成了年产量能达到24万辆以上的汽车制造厂,新厂外面竖起了标语牌,上面赫然写着:“我们的梦想和韩国的未来。”这句话显示着三星进军汽车工业的野心勃勃。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三星汽车只卖了不到5万辆,其中大部分还是卖给了职工。

有媒体报道,仅1998年上半年,三星汽车就损失了1560亿韩元。1999年初,三星汽车向银行提出了破产管理,并通过各种手段来挽回损失。2000年,三星汽车被迫贱卖出售给雷诺汽车公司。

此举极其拖累集团,李健熙一度被投资者批评为“失败的管理者”,有韩国媒体评论,三星汽车公司的建立“不仅是个盲目的决策,也是官僚主义管理体制的一次失败”。

为此,李健熙宣布自己为该事件买单。他一次性捐献出20亿韩元的个人财产,承担了投资汽车领域失败的几乎全部责任。

《财富》杂志撰文称赞李健熙是“为错误的投资决策承担责任的CEO”。

经济危机和在汽车业的惨败让三星集团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进行了一次痛苦的整个公司范围内的重组。为了让财务结构更加健全,他们被迫卖掉了10个附属公司,解雇了5万员工。

理查德·吕克在《危机管理》一书中提到,“管理者在组织处于危机中时,必须迅速行动,辨明危机根源,遏制它,最终以最小的代价解决危机。”

在2006年11月一天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韩国政府决定对像三星集团这样的循环公司结构实行禁止。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KFTC(Korean Fair Trade Commission)的主席表示,三星集团应该精减错综复杂的循环交叉持股体制,通过重组使三星成为主要由三家公司控股的集团。 KFTC的主席表示:“三星集团的大股东可以控制40到50间子公司,即使他们只拥有公司5%的股份。”而做为一年盈利600亿美元的三星电子的大股东却只拥有15%的股份。此前一年,三星被指控试图通过它的控股公司Samsung Everland把集团的控股权传给李健熙的儿子。

2007年11月,有人检举三星涉嫌建立秘密资金、非法转移公司经营权和向政府官员行贿等,韩国检察厅特检组对三星集团展开了大规模的特别检查。

电影《教父》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

2008年4月,66岁的李健熙面对电视镜头,宣读了《对国民道歉和辞职声明》。

“我将带着过去所有的过错离开”,镜头里的李健熙表情沉郁。他宣布辞去三星集团社长职位,并向国际奥委会申请暂停自己的委员资格。

电影《一代宗师》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刀为什么有鞘,不是为了杀,而是为了藏。”

随后,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在2008年7月1日的公审中,李健熙落泪道:“三星电子的世界首位产品有11项,要培育这样的企业花上10年、20年都很难。”这位很少在公众面前喜形于色的商界传奇不禁悲从中来。

就在李健熙接受公审的前四天,微软为比尔·盖茨举办了退休仪式,盖茨挥泪告别了微软。

“他俩的命运为何如此的截然不同呢?财界认为,除了韩美之间企业环境和文化的差异,盖茨是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而李健熙是继承父亲家业而成为三星的总裁,此原罪在起作用。特别是,当时他上交的继承税比其他企业少得多,只有70亿韩元,而且近来还被卷入了儿子非法继承的争议。两位巨头相似而完全不同的退出,告诉我们作为最高经营人透明的为人处世和受人祝福的退休多么宝贵。” 《朝鲜日报》对比二者评论道。

2009年8月14日,首尔高等法院宣布判处李健熙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另处罚金1100亿韩元(约合6.2亿元人民币)。

“斜飘旌旆过戎帐,半杂风沙入戍楼。”(未完待续)

本文刊发于百度百家,作者保留一切权利,转载需标明作者名及出处,并支付稿酬。本文作者:姜洪军、冯秀民,姜洪军著有《极客:改变世界的创新基因》、《雷军》、《微软王朝危机》、《谷歌风云》、《乔布斯和他的对手们》等8本图书;1996年起,在《中国计算机报》等IT媒体历任记者、主编。j_h_j@sina.cn。

相关热词搜索:三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三星暗淡:帝国困局( 中)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