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封神路:军功章有没有你的一份?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西游/周星驰/五星
阅读:7328

《大话西游》封神路:军功章有没有你的一份?

 

《大话西游》封神路:军功章有没有你的一份?

 

  《大话西游》重映是目前为止重映老电影中反响最大的

  (腾讯娱乐专稿 文/欧巴桑 策划、编辑/猱困困)

  如今,距离《大话西游》第一次上映过去了整整二十年,当年那个被电影市场唾弃的“最差引进片”已然成为了许多国人心中的“爱情圣经”。记得片中紫霞仙子有句经典台词,“我猜中了开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纵观《大话西游》20年来由衰到盛的神奇“逆生长”过程,可能在周星驰的眼中,这句话要调一下语序了——我猜不着开头,可是我猜中了结局。值此影迷欢庆《大话西游》重映之时,腾讯娱乐特别整理了从开头到结局这20年间,影片“封神”过程中发生的最重要的事件。

  1994年10月,《大话西游》拍摄完成,一部变两部

  1994年上半年,香港制片人陈佩华开始和西安电影制片厂(现改制为西部电影集团)联系拍片事宜,在最初看到剧本提纲时,《大话西游》并未引起西影厂更多的兴趣。但是考虑到周星驰的市场号召力和港片的商业利益,西影厂同意合作,并选择了曾拍摄过《红高粱》等片的宁夏镇北堡影视城为其外景拍摄基地,1994年七八月间《大话西游》正式开拍。

  其实影片直到开拍也没有详细的剧本,只是大概的一个框架性构思,构思来源自导演兼编剧刘镇伟。而在《大话西游》“边拍边写”的创作模式中,周星驰也提供了大量的个人想法,甚至连一些多年后脍炙人口的对白都是出自他手。

  同时,由香港方面和西影厂共同组建的近两百人的摄制队伍,在宁夏的狂沙大漠中经历了极为艰辛的拍摄工作。为了能够尽快完成外景拍摄,导演刘镇伟将拍摄工作分成了两个小组分头进行:第一组由刘镇伟带领,拍摄影片中的文戏,第二组由动作导演程小东带领,拍摄影片中的武打场面。

  1994年10月初,影片的外景拍摄完成,剧组前往西影厂所在地西安市,在那里展开内景的拍摄任务和繁杂的后期制作。片中的盘丝洞、花果山、至尊宝和牛魔王的“内脏”等经典场景都是在西影厂的三座内景大棚里搭建拍摄的。

  后期制作时,刘镇伟感觉到,这部最初只是构想成一部电影的《大话西游》,确实需要一个上下集的篇幅,因为其中情节内容的丰富度是超乎想象的。于是,在详细权衡情节分配之下,《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两部姊妹篇先后应运而生。

 

《大话西游》封神路:军功章有没有你的一份?

 

  《大话西游》曾被认为“很难看懂”

  1995年元旦,香港公映票房滑铁卢,被批“一点都不搞笑”

  为了配合香港贺岁片的档期,《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率先在1995年的元旦前后公映。票房一度火爆,两天内香港六十家影院票房收入高达530万港元,这个成绩仅仅略低于同期的成龙电影《红番区》。

  然而,这个势头并没有持续下去,不出一周的时间,无论是场次排期还是观影人数,都渐渐趋于平淡。最终,《月光宝盒》在香港的票房收入仅为2532万港元,虽然放眼整个香港影坛这个数字已经不算低,但与周星驰以前的影片相比,还是相差甚远。(《唐伯虎点秋香》、《鹿鼎记》(黄晓明版陈小春版梁朝伟版) 、《赌圣》、《逃学威龙》票房均超过4000万港元,《审死官》票房更是接近5000万港元。)

  1995年2月初,刚完成后期制作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也快马加鞭般推向了香港市场。或许是受到《月光宝盒》平庸口碑的影响,其票房收入还不如前者,仅仅拿下“可怜”的2171万港元。不少香港观众表示,这两部周星驰电影“非常凌乱吵闹、很难看懂、一点都不搞笑”。各类恶评也大大超出了周星驰的预期,但他还是坚信“好的作品是能够被时间留住的”。

  1995年8月,北京上映票房仅20万,成年度“十大最大引进片”

  随后,西影厂以当时最高的价格向各地电影公司卖出了两部《大话西游》的拷贝,内地多个城市也因此得以先后上映。1995年8月,《大话西游》登陆上海,票房一度超过400万元,算是小有成绩。此后,东北三省也陆续参与放映,整体票房形势趋于利好。

  但就在内地放映刚刚收获一些捷报之时,《大话西游》却在北京再次遭遇了刺骨寒冬。1996年2月,《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作为寒假影片在北京推出,同年5月《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登场,两部影片均只以20万左右的票房惨淡收场,有的电影公司甚至在放映两天后就决定以国产片将其替换,以避免招致更多损失。

  于是,《大话西游》“顺理成章”地入围了当年内地评选的“十大最差引进片”。

 

《大话西游》封神路:军功章有没有你的一份?

 

  《大话西游》的“后现代主义解构”论在北大学生中发端

  1996年7月,北电放映掀起解读“大话西游热”

  1996年7月,《大话西游》结束了惨淡的内地放映期,其拷贝被转到了北京电影学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不入普通观众眼的“怪胎”却在北影收获了空前赞誉。有研究者开始专门研究影片的巡回式结构、台词对白、经典解构等之于文化学的意义,而作为新生代的准专业人士,北影的许多在读学生也沉醉于片中的另类爱情故事,故以此口口相传,从而引发了第一波小规模的“大话西游热”。

  1997年2月,电影频道首播收视破纪录

  1997年2月,适逢春节,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CCTV-6)第一次播出了《大话西游》。当时的电视终端有着今日无法比拟的收视主导权,此番播出引发收视狂潮,这部被安排在普通时间段播出的影片硬是刷新了黄金时间播出的收视率纪录。此后的一段时间内,电影频道又进行了数轮的反复重播,许多新兴的“大话迷”更是一次不落地全部看完。

  时值录像厅时代走向衰败,家用影碟机已经普及,盗版VCD光碟正式迎来春天。与去影院观看电影相比,其消费成本与选择自由度更“便利”,这种特性催生了其违法寻租空间。《大话西游》阴差阳错搭上了这辆见光度低又行驶急速的“传播直通车”,在1997-1998年间,其VCD光碟一天就能卖到上百张。据不完全统计,仅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全国至少卖出十万张以上,北京至少占到四五万张。

  1997年,《大话西游》台词病毒般遍布互联网

  几乎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也进入了快速发展期,诸多新媒体技术搭建的互动平台为“神化”《大话西游》提供了温床。尤其是以清华BBS——水木清华为首的各高校网络论坛,在话题与谈资甚少的信息真空阶段,它成了校园网民的首选议题。当时在清华BBS上,有篇帖文极有神韵地形容了其火爆的状态,“清华人对《大话西游》的痴迷程度,可谓天下独绝。日常生活之中,反复引用,直至举手投足,只字片语,便能传情达意,心领神会,然后可以接下来,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哈哈大笑,畅快不已,蔚为奇观。”

  1997年的“清华西游热”彻底将《大话西游》送上“神坛”,以致于这股风潮一直在全国蔓延到世纪之交。2001年5月2日,周星驰受邀前往北京大学,在百年纪念讲堂与3000学生面对面交流。以《大话西游》为代表的周氏“无厘头”零距离接触内地高校,不同于很多艺术家以正统文化的样貌出现,周星驰是用民间草根的次生文化敲开了内地最高学府的门扉。北大现场,就连他本人都对自己的受欢迎程度感到惊讶,台下的学生基本上人人都能大段背诵剧中对白,面对此景,周则打趣道,“又是《大话西游》?能不能谈点别的?”

 

《大话西游》封神路:军功章有没有你的一份?

 

  无数人包括刘镇伟自己在内偷师其中桥段,却再也无法复制其辉煌

  2000年后,不断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在这之后的新世纪前十多个年头里,《大话西游》的“溢出效应”还在持续发酵。导演刘镇伟又先后拍摄了《天下无双》、《情癫大圣》、《越光宝盒》等多部戏仿《大话》的影片,试图复制这个已被验证为成功的模式,但都反响平平无疾而终。连他本人也自嘲道,不是其它的作品不好,而是大家只记得《大话西游》,其实是他自己把自己打败,能死在自己手上也值得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大众文化产品的创作,像电影、电视剧、通俗小说等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本片的影响,无论是现代情感与神话传说的错位嫁接,还是独树一帜的后现代话语方式,都逾越了单一的艺术载体与年代局限,蔓延至华语文化的方方面面。

  结语

  说来也奇怪,很多人都认为《大话西游》把什么都解构了,唯独没能解构爱情,可倒头来偏偏是爱情成了它的“金字招牌”。为纪念影片上映二十年,西部电影集团将于10月24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展开重映。不少观众都声称“要把欠星爷的电影票钱还给他”,但这也只能是一厢情愿,因为版权关系,西部电影集团才是唯一收益方。当然,“钱的导向论”多半有玩笑说辞的成分,毕竟影片承载了整批“大话一代”的集体回忆,就像有位网友说的那样,“肯定会去看啦,哪怕只是听一听卢冠廷的《一生所爱》”。



要说起穿越时空的爱情,港片电影《大话西游》可谓是早期穿越电影里面食材丰富,不可多得的一部经典之作。它“无厘头”和“后现代”的语境完全颠覆了我们当时的审美习惯,更奠定了星爷(周星驰)在喜剧界大师的宝座。
  往往是偶然成就最美的意外,不同的音符奏出独特的乐章。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普遍陷入一种彷徨和逃避的状态。当年卖座的《无间道》剖析内核核心正是描述的当时香港回归在即,各社会层次人群一种普遍的缺失感和迷茫感,而1995年出道的《大话西游》导演的初衷本就是一部“用喜剧的方法表达的悲剧”,周星驰独有的“无厘头”喜剧深入民心,正契合回归后港民逃避现实的心态。基于当时的时代背景,一部天马行空的,表达“小爱”和“大爱”之间抉择的爱情悲喜剧被搬上荧屏。
  喜欢读四大名著的刘镇伟(本片导演),在一开始就构思的是个悲剧爱情故事。读多了孙悟空棒打妖精的故事,突然发觉其实可以赋予这个角色更多一点的“人性”,何为人性,即感情。于是他想到了周星驰,周星驰来拍爱情片,那怎么一个悲喜了得。  今天酸柠小编带同大家分享的主要是大话西游的后面一部《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本来《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和《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的初衷是一部,没想到建立在这种天马行空的构思上,越发不可收拾,导演刘镇伟只能在统一风格的基础上一分为二,成就了今天历史上不可逾越的经典。故事讲述的是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的凄美的爱情故事,简单的说,是一场穿越。
  1995年,香港电影已经通过舶外获得太量的观念更新,更逐步创建了本土的一些学派风格。当时拍电影,票房的卖座保证便是“双周一成”(周润发、周星驰、成龙),周星驰的《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食神》无不串烧着他无厘头的表现风格。一贯走喜剧路线的星爷接下《大话西游》这部电影后,当时票房惨淡,仍记得回忆录上如是描述:上映第二天,和导演两人坐在接头吃早餐,两人默默不语,甚至都在计谋着下一部电影如何开拍。谁都没有想到,1998年当这部电影传入大陆时,掀起了一股长达6年的电影追捧热潮,随着里面脍炙人口的经典台词,这部电影被抬上了经典的宝座。这是大大出乎导演和男猪脚意外的。
  回味它的成功,最大的推手来自时代的力量。改革的思想狂潮在开始在内陆复苏,一个叫做周星驰的人,把一段荡气回肠的凄美爱情,用毫无厘头的台词,搞笑的表情诠释。它的无厘头在于:一只穿越500年回来的猴子来找寻他的爱情,在经历的最爱的回忆和最痛的抉择后,选择跟随唐僧西游取经,完成涅槃。在他的爱情宝典里面,执着是一种死缠烂打的可爱,深情是一颗流入心脏的眼泪。他以为回到500年前寻找的是白晶晶,最后发现爱上的是紫霞。由朱茵饰演的紫霞仙子,可以说这个角色完美了朱茵,朱茵垄断了这个角色,是绝无仅有的合拍。要见证两人感情的无厘头,台词就是证据。在大漠里,紫霞眼看至尊宝逃离,不由深呼:“跑都跑得那么帅,我真幸福!”而星爷在片场中一句现在发挥的台词竟成了千古经典:“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这样的对白在片中信手拈来,荧屏前的观众惊喜发现原来还可以通过这么搞笑这么颠覆的方式来表达一种小人物式无奈的感情和必然的抉择,几乎所有的感情只有悲剧化才能彰显时代的深刻,至尊宝只有带上观音给的紧箍咒告别个人的情爱才能心无杂念保卫唐僧西天取得真经,超度众人。所以在经历了各种分离后,至尊宝披上了齐天大圣的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时候的他,不是来接紫霞,而是来超度自己。
  如果至尊宝和紫霞仙子代表的是无厘头式的颠覆和唐僧最终的大爱精神,那么这部电影本身成就的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和不可逆的经典。
  无论是从20世纪走到21世纪,经历了多少代的影迷观众,《大话西游》至今仍是经久不衰的万世之作。它的成功在于:1.敢于颠覆,开创全新视野。孙悟空不在是一只只懂得打怪的猴子,他被赋予“人性”,从而获得“悟性”;唐僧不再是正儿八经白面书生骑马化缘,他可以“only you~~·当当当当”唱个没完,念个没完,唠叨个没完。所有完美的人物角色全部被赋予了非常“接地气”的人物化的生活气息,让观众感觉,既在看神话,,也在读自己;2.悲剧和喜剧可以相互涵盖的手法。用喜剧的方式来讲悲剧,用轻松的台词夺下观众最多的眼泪。而承载这一切最成功的手段在于:台词塑造。信手拈来,朗朗上口的台词最容易被广为传颂,这是非常成功的营销策略。在缺乏特技和设备的年代,更考验的是演员的表演功力和剧本出彩的桥段。3.真挚感人的核心爱情故事。观众对好的故事都没有抵抗力,特别是处理柔软内心的爱情故事。在当时普遍情感绽放的时代,还有这么一份执着、信任、和无悔付出的爱情是所有人都渴望的。喜欢紫霞的娇羞,钟情她坚定的等候,无奈命运对她的抉择,释怀她最后的离开。当至尊宝抱着她飞往虚幻太空时告别这段二人之间的“小爱”时,她身后成就的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取经福泽世人的“大爱”。
  当爱情藏在神话里,神话躲在喜剧后面,喜剧唱歌悲伤的歌,来来回回,兜兜转转,就像一道丰富多汁的菜肴,所有的笔法都在导演老道的“烹饪技巧“下煮的绵软营养,尝一口,谁都能在里面找到自己要的那个味道,再大喝一声:忘不了!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