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理清「山东疫苗案」中的重要信息,回答三个问题
2016-03-22 18:14: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如何看待「山东疫苗案」未冷藏疫苗流入 18 省事件?
谢邀
目前新闻热度起来了,有越来越多的案件细节展现在我们面前,我想整理一下新闻中所得到的信息,试图回答一些问题。

庞氏母女到底钻了什么漏洞来倒卖疫苗

要理解她们的犯罪行为,首先要科普一个概念:第一类疫苗和第二类疫苗,这是05年国务院颁布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里面明确的两类疫苗,简单的理解就是我们平时不花钱,但必须接种的疫苗是第一类疫苗,而那些花钱自愿接种的疫苗属于第二类疫苗。

两类疫苗管理途径完全不一样,第一类疫苗是由政府统一采购的,疫苗生产企业或批发企业直接向疾控机构进行供苗,而不得向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供应。疫苗运往各个接种点的组织工作也是由疾控的来组织。全程所产生的费用由财政全包,不向家长收取任何费用。但第二类疫苗不是这样,根据《条例》第十五条,除了“区的市级以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不得直接向接种单位供应外,接种单位可以向疫苗生产企业、批发企业、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购苗。而且,疫苗批发企业之间是可以买卖第二类疫苗的。


(上图是《条例》第十五条所描述的内容)

而庞氏母女则处在批发这个环节上。

调查中,济南一家疫苗批发企业往来账目、发货信息显示有6批次疫苗流向了某地疾控部门,但对疾控部门进行核查时发现,该疾控部门仅从济南这家疫苗批发企业进购了1个批次的疫苗。“其余5个批次疫苗非法流出了,这其中可能是企业行为,也可能是企业职员个人行为”。


“这是二类疫苗销售领域的‘潜规则’。”一位不愿具名的疫苗销售企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一类疫苗是按上报接种计划由国家分配发放,二类疫苗则由疾控部门、接种单位自主采购。在销售过程中,疫苗销售企业为追逐利益,会通过各种关系尽可能地“走量”,将疫苗销售给疾控部门、接种单位。疾控部门、接种单位部分人员从中渔利,甚至会充当疫苗销售企业的“宣传员”、“营销员”。


但“疾控部门、接种单位最后接种不了那么多疫苗,疫苗销售人员就要想办法、找渠道,把即将到期的疫苗再找地方销售出去。”该人士表示,庞某卫正是把握住了这层关系,利用自己构建的人脉关系,牵线搭桥违法低价从疫苗批发企业、人员处购进临期二类疫苗,再加价销售给与其同样的疫苗贩子或疾控部门、接种单位,倒手攫取利益。


庞氏母女的疫苗有什么问题?

疫苗到了接种单位手里之后,除了疫苗生产成本外,还有疫苗冷链成本、储存成本以及各个流转环节之间所需的利润。其中冷链成本和储存成本压力是很大的。要保证一个大仓库里面恒定在2~8℃的范围,所需要的温度监测系统、超温报警系统、断电报警系统以及备用电源系统,都是一笔昂贵的开支。

大家可以看一下正规的疫苗冷库。
(图片引用自上海疾控微信号)

但是到了庞氏母女手里,这些开支就都省了。

(图片为抓捕庞某女儿的现场)

上图是新闻中的抓捕现场,根据另一则相关新闻的内容济南查获大宗失效人用二类疫苗案 涉国内24省市有疾控人员参与 ,这里很可能就是庞氏母女所用的仓库,背后那个棕色的箱子应当是口服轮状病毒疫苗的箱子。另外根据新闻描述,这个仓库位于“一偏僻的废弃厂房内”。

在庞氏母女的这种仓库内,我所担心不仅仅是冷链的问题,这种堆放环境也可能存在蚊蝇鼠害等问题。我真的不敢指望这样的仓库能干净到哪里去。


而他们的运输环节就更加潦草了。“向下线发货时,用泡沫箱将疫苗配货分装,放入冰块,包裹好后通过快递公司发往全国各地。”疫苗运输是有特制的冷链包的,疫苗的冷链包价格的样式大家可以看链接疫苗冷链包装箱 ,然后再跟上面图片的泡沫箱对比一下。


对于疫苗的监管去哪里了?

在正规的疫苗流通途径中,各个环节应当证件齐全才能交接疫苗,无论是疫苗批发企业、疾控机构还是接种点都不可以向没有疫苗批发资质的个人购买疫苗,也不可以将疫苗交给没有运输能力的快递来运送。而各地的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于疫苗流通有监督管理之责。但是显然,这些层层监管都失灵了。


被寄予厚望的药品“电子监管码”也处于几乎瞎子一样的状态,一个还在服刑人员(哪怕是缓刑),竟然还能违法批发疫苗长达5年,价值数亿的疫苗流通于市场,电子监管码系统对此竟然是一无所知。

那么监管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

写在结尾的话:我并不认为这次的问题疫苗仅仅是一起孤立的事件。从兰菌净事件到这次的问题疫苗,第二类疫苗市场的暴露问题屡屡成为热点,对于这些问题以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显然是不够的,但是更深程度的制度改革又不是我们这些局外人能够参与的。所谓的无力感恐怕就是如此吧,,,[叹]

因为知乎日报推荐,这个答案又火了了起来,火起来的还有我另一个答案:
众多孩子患疫苗后遗症,国产疫苗是否安全? - 知乎用户的回答

在那个两年前的答案里,我曾经写到:
回到问题上来,国产疫苗是否安全?
由正规厂商按规范生产,并采用合理方式运输,并按照规范合格注射的疫苗是安全。
不论中外生产的疫苗,以上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让疫苗变得不安全。
现在看来还是真是机智和讽刺啊……不合理的存储和运输让这些原本是合格的疫苗反而变得有问题了。

另外对于一类苗和二类苗的事情扩展说一下。
第一类疫苗和第二类疫苗实际上是管理上的区别,一类苗免费,二类苗付费。但实际情况要比这个复杂。
比如我们经常听说乙肝疫苗是第一类疫苗,这种说法实际上并不准确。乙肝疫苗实际上是一个大类,实际上很多公司都生产乙肝疫苗。各地的乙肝第一类疫苗品牌并不一致。比如某省选用了北京天坛公司生产的乙肝疫苗作为第一类疫苗,那么别的公司比如上海生物所的乙肝疫苗、史克公司的乙肝疫苗也可以作为第二类疫苗进入到市场,给了家长选择的余地。同时各地第一类疫苗的范围也并不一致,比如上海、成都将肺炎疫苗纳入为老年人接种的第一类疫苗,北京将流感疫苗纳入适应人群的第一类疫苗。


必须要回答了,我因为工作关系和疫苗批发商打很多交道。这样的事情出现是因为这个行业的操作模式,这个产业链上的所有参与者都逃不了干系。
一支二类苗正常(其实也谈不上正常)的流通方式是生产厂家→经销商→省疾控→市疾控→县疾控→接种点,但许多时候不是如此。这个过程中层层加价,空间巨大,是的疾控系统内流动也要加价。巨大的空间是疫苗贩子赚钱的基础。
疫苗本身效期短,许多苗的使用旺季就是几个月,不好预估需求量,这就会造成产量过大(报损)与产量不足(紧俏)。生产厂商为了更好的控制损失,平稳现金流,通常会用打包与返点的方式和下游的经销商签订合同,将风险转嫁给下游,这样也导致了只有实力较强的经销商能拿到一手货源。
经销商拿到货之后,凭关系和实力向疾控系统销售,但总有好卖与不好卖的。疫苗效期短,不好卖的产品就要过期,为了扩大盈利,经销商会向主营区域外抛售滞销与近效期产品,价格通常相当低,比进货价还要低。
有些拿不到一手货或者嫌某些货从生产厂家购进价格太高的疫苗批发公司与个人——是的,很多个人在做这样的生意,他们有的挂靠在某家有资质的公司,有的不挂——,我们统称为疫苗贩子吧,就会接下这些货,通过他们独有的关系,按正常价格销往疾控,获取高额利润。注意,疫苗贩子和经销商不是严格区分的,他们是重叠的。
最后再说疾控系统。疾控是特殊的系统,他们一方面是公益的,一方面是盈利的,一方面是财政全额拨款的,一方面是收入不高想多赚钱的。理论上疫苗在疾控内是自省级向接种点层层流动,实际上各级单位不断博弈,或多或少争取到了自主的采购权,再加上疫苗接种兼具零售业的小额现金零散流入与垄断业的渠道管控两种特点,监管困难,巨大、普遍的权利寻租屡见不鲜。这种情况下,接种单位敢于采购近效期、来源不明的疫苗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实际情况比我说的复杂的多,经常出现四川发出的货在河南湖南安徽转一圈再回到四川的情况。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太多人关心质量,泡沫箱装冰块是常见的运输方式,冷链记录伪造、冷藏设备不达标也是行业普遍存在的情况。
……………………………………………………………………………
回答一个问题: 一般来说去大一点的地方打,出问题的几率小很多。有的省、市级疾控的门诊部也搞接种,是很安全的。很多问题都出在县一级。另外尽量打进口苗,他们操作方式不一样,配送会找国控、华润这样的大公司,出问题的概率小。
一类苗只要接种点的硬件过关,也不太会出问题。因为一类苗不流通,国家发放。
……………………………………………………………………………
回应两个质疑,@菜花 你如果看过进口苗就知道他的产地在哪,这是很清楚标识的。成都生物所通过了WHO预认证不代表中国的疫苗制造水平比得上国外了。另外你如果单看表面的流通,你会认为大家的操作模式差不多,但你深究起来会发现极其大的区别,你看看谁是销售的主力、谁是配合、资金是怎么流动的就明白了。@潮爸一口青普 你是行业内的人,应该明白默沙东、巴斯德、史克等等的配送商是什么级别,他们拿几个点。进口苗利润巨大是肯定的,没办法,谁让我们不行。
最后我和进口疫苗并无利益相关。
@冻耳三斤 可能是中生系统的,我在此回应一点,国外的白蛋白并不比中国自产的差。据我了解,白蛋白不同于静丙,成分单一,没有什么人种差异。国内大医院用进口的非常多。市场价格并不能完全反应价值。


曾经是疫苗相关从业人员,数年前乡镇医生领苗时,经常兜里一装就走了。我都要追出去塞个冰袋给他。
现在想起来,觉得对得起自己良心。
还是补充下疫苗的销售吧:
疫苗分一类和二类.
一类就是全免费的啦.会有疾控中心层级下发.医生注射有国家补助,也不算白干活.但是补助挪用严重.基层医生经常挣个数字....
二类疫苗是自费的,一般是好一些或者时效特别短的疫苗.比如多联和流感狂犬等等.这一块是大收入.疾控财政大部分来自于此.
供应二类疫苗的一般是由疾控中心或者有疫苗销售资质的公司.基层接种点可以选择进货.都是合法的.能供应疫苗的商业公司一般都有官方背景.不是从疾控脱钩的企业就是大药商.
有些个人就是从商业公司进货.然后再去卖给接种点.中间能挣差价.至于货源.可能是厂家窜货.可能是商业公司政策好比疾控便宜点等等.这就是个人倒卖疫苗的根源.对这些人有个俗称:苗贩子.
看着次金额这么大.流向这么多.真心觉得好屌.....
再说说厂家的销售吧,厂家会拜访疾控中心主任、生物制品科、计划免疫科、各个大接种点.然后重点公关有采购权的客户.靠正常接种的销量是完不成任务的.那怎么办?!普查察漏….通过疾控中心发起活动.由接种点医生发放宣传单.在一个固定时间重点宣传和重点接种.这种活动一般都是二类苗.疾控和接种点都可以挣钱.当然.这么辛苦的活...少不了领导的.回扣一般一支1-3元不等.别觉得少.这种活动经常几万支起步.....
一类苗大部分就是任务了.大家组织好就行.不温不火的进行.
上一任首辅大人扩大了一类苗范围.这是一件真正造福老板姓的事.大家不要在这事上黑他.


以后有空更吧。还有内容


曾经是疫苗相关从业人员,数年前乡镇医生领苗时,经常兜里一装就走了。我都要追出去塞个冰袋给他。
现在想起来,觉得对得起自己良心。
还是补充下疫苗的销售吧:
疫苗分一类和二类.
一类就是全免费的啦.会有疾控中心层级下发.医生注射有国家补助,也不算白干活.但是补助挪用严重.基层医生经常挣个数字....
二类疫苗是自费的,一般是好一些或者时效特别短的疫苗.比如多联和流感狂犬等等.这一块是大收入.疾控财政大部分来自于此.
供应二类疫苗的一般是由疾控中心或者有疫苗销售资质的公司.基层接种点可以选择进货.都是合法的.能供应疫苗的商业公司一般都有官方背景.不是从疾控脱钩的企业就是大药商.
有些个人就是从商业公司进货.然后再去卖给接种点.中间能挣差价.至于货源.可能是厂家窜货.可能是商业公司政策好比疾控便宜点等等.这就是个人倒卖疫苗的根源.对这些人有个俗称:苗贩子.
看着次金额这么大.流向这么多.真心觉得好屌.....
再说说厂家的销售吧,厂家会拜访疾控中心主任、生物制品科、计划免疫科、各个大接种点.然后重点公关有采购权的客户.靠正常接种的销量是完不成任务的.那怎么办?!普查察漏….通过疾控中心发起活动.由接种点医生发放宣传单.在一个固定时间重点宣传和重点接种.这种活动一般都是二类苗.疾控和接种点都可以挣钱.当然.这么辛苦的活...少不了领导的.回扣一般一支1-3元不等.别觉得少.这种活动经常几万支起步.....
一类苗大部分就是任务了.大家组织好就行.不温不火的进行.
上一任首辅大人扩大了一类苗范围.这是一件真正造福老板姓的事.大家不要在这事上黑他.


以后有空更吧。还有内容


楼上有人说药品电子监管码没有用处,但我要说:正好相反,从这件事情上看,特殊药品(毒、麻、精、放、疫苗)反而更需要推广药品电子监管码。因为现在只在商业流通环节、即不足35%的药品销售中启用此监管,而另外65%(医院、部队等)根本就不用药品电子监管码数据库,所以这些环节不在监管之内,即使你知道是哪里产的,但你不知道流向了哪里。现在由于各大药房的抵制,连这个覆盖不完善的监管码体系都给暂停了,那么基层的药品零售、小诊所就更能肆无忌惮的串货、私下交易近效期药品了。试想一下,如果药品电子监管码连各个终端药房、大小医院都能覆盖到的话, 不说流通领域能否管控住,单就事件发生后的追溯、调查、召回、销毁都将是一件更容易的事情,追溯和止损处理的效率都能极大提高。现在这5亿多疫苗、18个省市,要是没有追溯系统,反对监管码系统的各位倒是告诉我,要处理到猴年马月呢?


 

相关热词搜索:疫苗

上一篇:周口女孩被冒名上大学 顶替者:折腾到联合国我们也不怕
下一篇:二孩政策下的计生红旗县:要他们生他们都不愿意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