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2016-03-02 11:02: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最近,江西海昏候墓的发现惊动了整个中国,证据显示,这位海昏候竟是当了没几天皇帝的汉朝废帝刘贺,第一代海昏候,而且他是汉武帝的孙子!

新京报快讯(记者黄颖 浦峰 罗婷 实习生郭锰)今早9时40分许,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首博地下一层的“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迎来了首批观众。

展厅中,一个仅拇指大小的玉印吸引了许多观众驻足,通过展柜内的放大镜,可以看到上面刻有“大刘印记”的字样,然而作为最关键证据之一的“刘贺”私印,今日并未现身。

记者在现场看到,首博专设了一个展柜,通过文献与出土漆器、木牍以及铭文内容照片的对照,佐证墓主刘贺身份的论断,并进行了解释,清晰明了,不少观众仔细观看,赞叹“学习了汉代史”。

例如介绍出土的写有“昌邑”铭文漆器时,便介绍西汉时期诸侯王国可自命年号,刘贺父亲刘髆为首任昌邑王,即为昌邑元年。

而海昏侯墓中,出土过为数众多的昌邑二年、昌邑九年、昌邑十年、昌邑十一年的铭文器物,应为第一代昌邑王刘髆和第二代昌邑王刘贺时期所制。

此外还有可由“海昏侯臣贺……酌黄金”字样的金饼,以及“臣贺”铭文等,均可证明墓主即为刘贺。

3月2日消息,最新消息称,神秘的海昏候墓主基本可以确定是汉废帝刘贺。今天上午在北京首博举行的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发布会上,海昏侯考古发掘工作专家组组长信立祥公布,考古工作者已在内棺中发现了刻有刘贺名字的私印,专家组已正式确认:墓主身份为汉武帝之孙、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专家经过五年的考古发掘工作,正式确认海昏侯墓所发现的三重证据最终确定墓主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考古黯然失色!

 

  据史料记载,刘贺(公元前92年—公元前59年)为汉武帝之孙,曾被扶上帝位,但27天后即遭废黜,成为西汉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被废后,先贬山东昌邑,再贬江西海昏,一生经历帝、王、侯的跌宕。

  证据1: 玉印刻“刘贺”二字

  2016年1月17日,考古队员开启内棺后发现尚存墓主人遗骸痕迹,在遗骸的腰部位置,放置着一枚白色玉印,玉印上刻有“刘贺”二字。专家介绍,这是刘贺的私信。在两汉时期,印章是常见随葬品之一,也是判断墓主身份的最直接证据。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另外。墓葬出土的超越列侯丧葬数量规制的编钟,和长江以南地区唯一一座真车马陪葬坑的面世,让墓主人的身份显得格外尊贵和神秘。

  展览开幕前,江西南昌海昏侯国考古发掘队队长杨军在首博开讲“曝料”称,墓葬中其实也有许多与列侯标准相对应“未僭越”之处。

  他说,海昏侯墓整个墓葬建在墎墩山山体上,封土高约7米,相当于汉代的3丈,与文献和文字材料记载中的列侯封土的高度相对应。

  另外,海昏侯与夫人虽然合葬,却是同茔异穴,两人共用一个东西长100米、南北宽40米、总面积4000平方米的礼制性高台建筑,由东西厢房、寝、祠堂构成。杨军介绍,“寝”一般发现在帝陵,用于安放墓主人神牌,寝和祠堂都是墓园的祭祀系统。

  海昏侯墓的寝边长10米,祠堂东西长14米,相当于汉代的6丈,也与文献记载西汉祠堂的长度相吻合,“可以说,海昏侯在最后下葬时并没有越制。”他说。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海昏侯墓的主椁室外围有70厘米宽的过道,埋藏有盾牌、仪仗戟架等,这使得杨军等猜测主墓室内很可能出现“黄肠题凑”,这是皇帝或经特许的贵族专用的下葬形式,也就是西汉帝王陵寝椁室四周,用柏木堆垒成的框形结构。

  然而在随后的发掘中,却未发现相应构建。杨军分析称,过道很可能是由原本用于“黄肠题凑”的相关建筑构造改造,“葬时没敢用,最终放弃了,没有越制”。

  这一系列的“僭越”与“守制”为墓主人身份蒙上了层层面纱,有专家分析称其可能是经历王、皇、侯三种身份转变的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他被汉宣帝贬斥海昏国,四年后郁郁而终。
 

证据2:墨书金饼上有字“臣贺”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在出土的金饼上,考古队员发现了模糊的墨书字迹,并释读出了关键部分:“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贺”字直接指明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而元康是汉宣帝刘询的第三个年号。考古领队杨军介绍,西汉酎金制要求有封地的侯和王,在每年八月祭祖时给朝廷献上黄金。金饼上的墨书,也从侧面展现了当时的酎金制度。

  证据3:奏章副本署名“臣贺”

  在出土的木牍上,专家发现了海昏侯与侯夫人写给皇帝、皇太后的奏章副本,仔细辨认,木牍上“海昏侯臣贺”、“陛下”、“呈太后陛下”、“元康四年六月”等字样清晰可见。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除证实墓主人身份外,发布会还揭秘了1月份开启内棺后的发现。专家介绍,内棺随葬大量金器、精美玉器和漆器,墓主人遗骸下,有包金的丝缕琉璃席,席上有整齐排列的多组金饼。

  海昏候刘贺墓其他发现见下页:
 

  白酒历史或早1000年

  明天展出的441组件海昏侯墓出土文物,除了马蹄金、铜钱等“财宝”外,还有一些重器。其中,玉器被存放于恒湿展柜,如玉剑饰,主棺中出土的“大刘记印”玉印等。

  西周青铜提梁卣和东周青铜缶,两件由周朝“穿越”到汉墓的青铜器,显示墓主人收藏古董文玩的爱好。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同时,一些文物也能够穿越千年,成为历史的见证。

  杨军介绍,在海昏侯墓中出土了关于南昌城最早、最珍贵的实物资料——带有“南昌”铭文字样的青铜豆形灯。虽然史料记载南昌在汉高祖时就已建城,但其名如何得来,却有可能通过海昏侯墓的这一发现得出确论。

  他说,在墓葬的各个功能分区里,都设有通过腹部储水进行循环排烟的高等级贵族使用的灯器,“回廊、椁室、过道都有灯”,这些灯上大多带有“昌邑”字样,还有一件青铜豆上明确出现了“南昌”的字样。

  另外还有一件穿越千年的“蒸馏器”,杨军说,墓葬中出土了一件青铜“蒸馏器”,考古工作者们根据直观印象的命名,带来了一个有关酒的猜想。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经社科院鉴定分析,发现其中的主要残留物是芋头,这个结果让专家们将答案锁定在蒸馏制作烧酒的器具上,因为芋头是早期制酒的原料之一,“日本到现在,制作清酒的主要原料还是芋头。”杨军说,如果真能确定这个器具为制酒蒸馏器,就意味着汉代已可蒸馏白酒,由此可将白酒的历史推进1000多年,“此前最早发现的制酒蒸馏器出现在元代”。

  不过此事事关重大,杨军也表示要审慎对待,“需要科技工作者、考古工作者和文献工作者的合作”,完成实验才能做最终定论。

 

  挖出大量黄金堆

  2015年11月17日消息,江西南昌,考古工作者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西侧发掘出数量惊人的金器堆,包括数十枚马蹄金、两盒金饼等等。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这也是目前在国内西汉墓葬考古中保存最完整,数量最集中的一次此类文物发现。”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说。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而且,出土金器数量惊人。此前,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的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之日,专家曾发掘出土两枚马蹄金,其底部刻有一个“上”字。

 

  出土汉代青铜席镇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镇,《广雅•释诂》解释为:“镇,重也”,就是用重物安定物件。而席镇则是用来压席子角的。中国古代室内家具的种类不多,比较讲究的房间里,也不过陈设矮床、几案、屏风等。但须铺席的地方却不少,为了避免由于起身落座时折卷席角,遂于其四隅压上镇。后来此物造型愈来愈讲究,成为各种动物造型的雕塑小品,在汉代工艺美术中独树一帜,也是汉代室内布置的亮点。比起汉瓦当和铜镜来,镇一点也不逊色。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南昌海昏侯墓出土了以鹿、龟、雁等动物为造型的青铜席镇。龟形的席镇造型饱满,龟背上镶嵌了一些宝石,显得十分华丽。而小鹿造型的席镇,鹿首向前昂扬,身侧前腿蜷曲,后腿隐于身下,显得非常可爱精致。值得一提的是, 小鹿后背位置,有一凹槽。专家认为凹槽的作用是用于嵌入装饰物。这些动物造型的席镇造型生动活泼,构图紧凑,实用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出土汉玉巅峰之作

  随着主椁室发掘的不断深入,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可谓是惊喜连连。去年11月17日出土3盒金器后,11月18日,发掘现场又传出好消息:发现3件玉器,其中一件汉代龙凤纹玉佩饰出现在考古人员眼前时,毫无钙化痕迹,晶莹透亮的品质和精美绝伦的纹饰,让多位考古专家惊叹不已:这一玉佩饰代表了汉代玉器最高工艺水平,甚至比堪称汉玉巅峰的南越王墓汉玉更好。

  在考古发掘现场,闻讯赶来的海昏侯墓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仔细辨认该玉佩饰后认为,从形状和纹饰来看,这块玉佩饰很可能是韘(注:音同“射”)形玉佩。其左侧雕刻了一条龙,右侧雕刻了一条凤,表明墓主人的身份十分高贵。这块玉佩饰无论从质地还是工艺水平上看,都代表了汉玉的最高水平。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太漂亮了,我也没见过一模一样的。”海昏侯墓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难掩兴奋。他说,韘形玉佩是由玉韘演变而来,最初是射箭时戴在右手大拇指上拉弓弦的用具,为了在拉弦时保护大拇指,故韘字从韦,俗称为“扳指”。玉韘在战国时很盛行,到汉代逐渐演变成为佩饰玉的主要形式。在张仲立看来,在汉代秉守礼制的形态下,佩饰玉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玉佩饰越精美,代表着其主人越高贵。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说,经过了2000多年的封存,这件玉佩饰仍然晶莹透亮,没有一点钙化,非常难得。“1983年广东南越王墓出土了一批汉初精美玉器,堪称是汉玉的巅峰之作。而海昏侯墓出土的这件玉佩饰,在质地、工艺水平上都堪比南越王墓出土的玉器,甚至更好。”

  一件是精美绝伦、堪比南越王墓出土的汉玉佩饰,另一件是显示墓主人尊贵身份的“葬玉”玉璧。张仲立认为,两件玉器的出土,都让专家组对墓主人身份的判断进一步指向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发现最早孔子像

  考古人员在西室发现了一组漆器屏风和两块马蹄形状鸡蛋大小的金器。屏风表面写有孔子生平的文字,并绘有孔子画像。考古专家表示,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孔子画像。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考古专家在屏风上发现人物像和题字,题字部分“孔子”“颜回”“叔梁纥”清晰可辨。专家认为应该是关于孔子的生平的描述。

  据悉,屏风的使用在西周初期就已开始,当时是天子专用的器具,象征帝王权力。到春秋战国时期,屏风的使用已相当广泛,出现了精巧的座屏。到汉代,屏风的使用更加普遍,尤其是漆屏风,它属于考究的家具,只有富贵人家才能拥有享用。

  此次出土的屏风做工精致,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平。“这次发现的屏风并非普通的漆木屏风,漆木板的背后还有一块同等长宽的铜背板。”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介绍,目前还没有发现明确是屏风底座的物件。但由于漆木板和铜背板之间用4个圆柱体胶合而连,中间空有半公分左右的距离,不排除该屏风没有底座也能直立的情况。而这种由漆板和铜板共同构成面板的屏风制作工艺为汉代考古史上的首次发现。

 

  海昏侯墓

  海昏侯墓位于江西省南昌市,首次露面是在2011年3月。当时江西省文物部门接到群众举报称,一古代墓葬遭到盗掘。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考古工作随后展开,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一座国内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面目逐渐清晰,并出土各类文物近两万件。墓中随葬有378件金器和10吨铜钱以及诸多珍贵文物,还存有疑似皇室墓葬的“黄肠题凑”,令这位墓主人的身份颇具神秘色彩。

  3月2日,首博将展出441组件来自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

 

 
 
海昏候墓主竟是汉武帝之孙刘贺:马王堆汉墓黯然失色

 

  同日,考古工作者还将发布海昏侯墓考古成果,揭晓墓主人身份谜题的答案。

相关热词搜索:海昏候 马王堆

上一篇: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数量超过马王堆 符合申遗标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