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德银巨亏 坏账之外还有秘密
2016-04-13 09:45:5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近日,欧美金融市场大起大落,俨然全球金融危机逼近的排场。许多分析师将其导火索归因于德意志银行的巨亏。

近日,欧美金融市场大起大落,俨然全球金融危机逼近的排场。许多分析师将其导火索归因于德意志银行的巨亏。德意志银行去年4季度亏损21亿欧元,2015全年亏损达68亿欧元。德银将成为第二个雷曼的呼声鹊起。

德意志银行陷入大麻烦。图片|彭博社

德银当然不会像雷曼那样倒闭,也不会引爆全球金融危机。德银作为全球最大的商业银行之一,其资本实力远远强于雷曼之类的投资银行,本次亏损并未超过其净资产的10%。

不过从本次亏损的原因中,可以窥见欧洲银行的外强中干,令人怀疑欧美银行报表中的水分。大家都说中国的银行会“藏坏账”,而欧美银行的报表中不仅藏坏账,还藏并购损失、诉讼费用、衍生品风险。

潜藏的并购损失,自欺欺人的商誉

在企业的报表中,有个科目叫“商誉”(英文叫Goodwill),外行人咋一听可能不太明白。该科目是为了解决这么一个问题:如果A企业花3亿买B企业,结果B账面上只值1亿。那算不算亏了2亿?

当然不是。A会把B账面的1亿计入自己的对应科目。然后多花的2亿单独计入“商誉”科目,好像自己买贵了也没亏钱一样。多花的2亿,难道不是买到了B在账面体现不出来的商誉价值嘛?

让商誉数字一直躺在账面上骗自己当然没问题,但哪天要把B企业卖掉就出问题了。如果卖不出3个亿,商誉是要减值的。而2015年德意志银行的亏损,主要就是这个商誉减值。

2015年其商誉与无形资产减值达57.8亿欧元,包括对德国邮政银行、Bankers Trust等子公司的商誉减值。而德银出售华夏银行股权的损失为6.5亿欧元,还没有计入该科目。

这样大规模的商誉减值风险,不仅仅出现在德银,其他全球大型银行,也都在火山口上:

欧美大型银行集团,大都在历史上经历多次并购形成,其商誉与无形资产占净资产比例,当然就远高于中资银行。美国银行、摩根大通、富国银行、德意志银行等全球主要银行,该占比均超过20%,西班牙的桑坦德银行甚至超过1/3。

这些银行的净资产水分可能非常大。并购潮中高价买入的公司,很难说价格没有高估。而次贷危机后经济环境的改变、监管要求的趋严,也往往使子公司价值下降。一旦遇到重组与拆分,这些潜在亏损就会暴露出来。这些商誉要是减值起来,不知股价会跌到哪里去了。

拖延时日的诉讼纠纷

德银2015年诉讼费用达52.2亿欧元,比2014年增加32.5亿,是造成巨亏的另一大诱因。德银自己解释说:这是公司为甩掉历史包袱,集中解决了一些拖延时日的历史诉讼纠纷。

由于欧美的法律环境,欧美的银行更易面临巨额诉讼费用。对于金额较大的纠纷,银行可以充分利用法律程序,选择赔偿或和解的时间点。例如,德银最近花7.75亿欧元了结掉与基尔希集团十几年的旧恩怨。起因是2002年德银前CEO曾在电视上暗示银行将不再向基尔希集团贷款,从而导致了该集团破产。

电视上一句话赔了7.75亿欧元,欧美果然是法制社会。不过德银拖上十几年才赔钱,也并非不是故意的。选择在2015年把风险暴露出来,大概是考虑到商誉减值本来已经导致巨亏了,索性把隐藏的诉讼亏损也暴露出来,给未来的业绩增长排除隐患。

至于欧美银行藏着多少诉讼纠纷,外界很难统计,也很难估算纠纷的赔偿数额。例如,在臭名昭著的LIBOR操纵案中,巴克莱在2012年被罚4.5亿美元,股价暴跌15%。而其他银行似乎并没有受到惩罚。不过持续的民间诉讼会让这些银行一直难以舒坦,很可能会选择在合适的时间赔钱了事。

听起来很美的交易型银行

最近德银巨亏事件后,有分析师担忧欧美银行在大宗商品上的交易头寸太多,在大宗商品的大跌中,可能要承担巨额损失。这在国人听起来有点难以理解,银行不是放贷款的嘛?

这里体现了欧美银行和中资银行的一大区别:欧美大型银行的资产中,贷款占比很低。有人把这种资产结构叫做“交易型银行”,即主要持有可交易金融工具,而非贷款的银行。

例如,德银2015年三季度持有贷款4283亿欧元,仅占总资产的24.9%。而金融衍生品则有5716亿欧元,占总资产33.2%,其他交易性/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还有3101亿欧元。两者合计超过贷款规模两倍,占总资产51.3%,是典型的交易型银行。相比之下,中国的工行、建行、中行的资产结构较为传统,贷款的占比均超过50%。

外强中干 并非中资银行学习榜样

这样的资产结构听起来很炫酷,不过潜藏的风险很大:

首先,交易性资产的价值,尤其是各种金融衍生品的价值,对市场的变化很敏感。如果银行主要持有这些资产,会使得银行自身的稳健性受市场波动的巨大影响。

其次,交易性资产的价值和风险,其实很难算清楚。一般大型银行都基于内部模型来计算市场风险,虽然监管机构对模型和相关流程会有要求,银行内部还是拥有一定的操纵空间,难保不会高估价值、低估风险。

即使银行能尽量公允地计算,目前通用的市场风险模型,也常被认为低估了市场风险。对MBS相关衍生产品的模型设定错误,就是导致次贷危机的重要原因。虽然银行报表上白纸黑字写着交易性资产的价值和风险,但实际上它是一笔糊涂账。

然后,银行在交易中能够获得价格的好坏,跟自身信用高度相关。如果银行自身出现问题,会导致其后续交易的价格变差,从而带来更大的亏损,形成恶性循环。甚至,当恐慌积累到一定程度,银行可能会被交易对手“挤兑”,即所有交易对手突然都不跟该银行交易了,银行突然失血猝死。

最后,银行之间互为交易对手的复杂网络,把各银行的风险紧紧绑在了一起,就像越垒越高的积木,等待着哪根积木的突然抽离,让金融大厦瞬间倒塌。

银行在市场中的大量风险暴露、风险模型的设定失误、金融机构的猝死、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雪崩,这些问题在次贷危机中都已上演。但危机过后,“交易型银行”仍大行其道,改观有限。而国内银行仍在争相模仿,将其定为重点发展战略,模仿有余,反思不足。

中国的商业银行在资产质量、经营效率方面,确实有提高的空间,不过上述欧美银行的各种问题,我们都还没有出现。中国的金融业一直缺乏自信,以前各大银行股改上市时,都引入过外资行作为战略投资者。这些合作在后来重新审视,其实大部分都不太成功,中国的银行业主要还是靠自己的摸爬滚打,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环顾四海,其实欧美银行有许多问题,所谓“外强中干”并不为过。


  德银联席首席执行官约翰·克赖恩表示,去年下半年德银紧急作出必要的重组决定,是造成企业第四季度及全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德银收入66亿欧元,同比下滑14%,税后亏损21亿欧元。

  一系列法律诉讼也是德银面临的主要压力之一。数据显示,德银去年用于应对法律诉讼的财务支出达52亿欧元,2014年则花费了20亿欧元。2012年以来,德银用于应对法律诉讼的支出累计高达127亿欧元。

  克赖恩说,今年德银还可能因法律诉讼支出相当多的费用,但整体上,德银今年的负担可能小于去年。

  同时,德银仍将致力于“瘦身”,包括全球净裁撤9000个岗位,剥离旗下的德国邮政银行,并将在2017年年底前关闭200家分支机构。

  德银首席财务官马库斯·申克说,德银的目标是,最晚到2018年重新成为一家“干净的”银行。

  德意志银行是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2014年税后利润17亿欧元,但目前面临经营成本高企、经营效率低下等困境。


 

2015年12月28日,德意志银行公布称,将所持有的华夏银行19.99%股份出售给中国人保财险,交易价格为230亿-257亿元之间,具体金额取决于外汇水平。据测算,交易完成后,德意志银行持股10年获利约15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德意志银行2015年三季度将出现62亿欧元亏损,引发全球市场一片哗然。此次出售华夏银行或与此相关。业内也有传言德意志银行是“雷曼第二”,或面临破产危险。

对于破产的问题,德意志银行公关Cynthia He 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对这样的言论不予置评,未来德意志银行在中国的投资仍旧会按照战略部署执行。

而人保财险的接手,也进一步增加华夏银行国有控股的比重,交易完成后,包括首钢以及国家电网旗下公司在内的3家国有大型企业持股比例近60%。

华夏银行媒体关系部郭湘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人保财险的接手是德意志银行的选择,目前交易进度尚不知晓,还是以公告为准。

此外,随着银行业不良率的上升,不少外资退出国内股份制银行。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谢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雷曼兄弟的破产对国际金融资产带来了巨大损失,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德意志银行破产,这样的大型金融机构的倒塌所带来影响将非常大,而该银行未来的走势尚不能下定论。

获利或达150亿元

德意志银行2006年入股华夏银行。德意志银行通过自有持股以及旗下子公司德意志银行卢森堡公司和萨尔·奥彭海姆合计持有华夏银行约21.3亿股,持股比例为19.99%。

2015年12月29日,德意志银行宣布同意以人民币230亿-257亿元(根据当前汇率计算,约32亿至37亿欧元)的对价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出售其在华夏银行持有的全部19.99%股份,该价格受制于交割时的最终价格调整。

德意志银行表示,该交易的完成尚需满足一些前提条件,包括惯常交割条件以及监管批准(包括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本次股份出售将对德意志银行产生积极财务影响。

德意志银行联席首席执行官John Cryan表示:“本行自2006年首次入股华夏银行以来,一直对华夏银行的发展和业绩表示满意。根据德意志银行战略计划的实施进度,当前应是我们出售华夏银行股份的适当时机。本行自1872年设立首个中国办事处以来,一直致力于在中国协助我们的客户达成其目标,中国也将继续是本行着力发展的主要市场。我们殷切希望能与华夏银行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鼎力合作,顺利完成本次股份转让。”

德意志银行首席财务官Marcus Schenck表示:“我们正在与监管部门积极合作完成本次交易。交易完成后,德意志银行资本状况将得到加强,我们也将在实施本行战略计划的道路上取得进一步进展。”

问及未来德意志银行在中国区的投资,德意志银行公关Cynthia He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德意志银行未来在中国的战略仍旧会按照战略部署实施。

据测算,按照人保财险人民币230亿-257亿元的交易价格,德意志银行获利或为150亿元左右。

谢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德意志银行在华夏银行主要是财务投资为主,其退出当然也是看到华夏银行投资已然能得到不少回报。

缓解巨亏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德意志银行是德国最大的银行和世界上最主要的金融机构之一,总部设在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其股份在德国所有交易所进行买卖,并在巴黎、巴斯莱、阿姆斯特丹、伦敦、卢森堡等地挂牌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德意志银行宣布2015年三季度将出现62亿欧元的亏损,大幅减记是亏损的主要原因。因德意志银行目前状况与雷曼兄弟破产前情况相似,业内有分析认为德意志银行会是“雷曼第二”。

根据德意志银行披露的信息,早在今年3月,监管部门对经营提出更高的要求,德意志银行没能通过“压力测试”而被警告,4月德意志银行曾被迫提高一级资本15亿美元,以支持它的资本结构。

事实上,在盈利能力、股价、资本充足率等方面,德意志银行近年来均落后于同行。2007年以来,德意志银行的股价已经由125美元/股跌至25美元/股不到,市值严重缩水。德意志银行的业务主要为传统银行业务、保险,以及投行业务三个板块。

德意志银行在公告中表示,由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带来的损失将达约58亿欧元,其主要原因是对资本监管要求的提高,导致其投行部门的估值下降。

另外,德意志银行的风险管理策略也出现了很大漏洞,去年底该行拥有超过54.6万亿欧元的衍生品,是摩根大通的15倍,是德国GDP的20倍。

2015年6月,标准普尔降低德意志银行评级至BBB +,该评级低于雷曼兄弟破产前的评级。业界也传出德意志银行面临破产风险。

对此,Cynthia He向时代周报记者称“不予置评”。

而此次华夏银行的股份出让,或许也是其缓解亏损带来的资金压力,对此德意志银行并未正面回应。

云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证券投资系主任陈晓丹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夏银行的200多亿元的资金对于德意志银行的亏损能带来一定缓解作用,德国银行业是没有“防火墙”的,不像国内有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这样的机构,但对于破产传言只能说存在这种可能。

人保财险接盘

华夏银行的股东持股比例当中,国有控股的比重极高,华夏银行第一大股东首钢总公司持有21.6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28%,人保财险取得股权后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人保财险同时提到,未来12个月内不存在继续增加华夏银行股份持股比例的计划。交易完成后并不会导致华夏银行第一大股东变更。

据华夏银行公告显示,十大股东当中,国家电网旗下的国网英大国际控股持股18.24%,加上首钢总公司,两家大型国有企业持股比例近40%,证金、中央汇金分别持股2.99%、1.3%。

同样作为大型国有企业人保财险的加入,也进一步加大华夏银行国有资产的持股比例。

公开资料显示,人保财险是2003年7月由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发起设立的、亚洲最大的财产保险公司,注册资本122.5598亿元。2014保费收入2530.37亿元,2014年世界500强,中国人保排名208位,较2013年前进48位。

人保财险公告显示,截至9月30日,人保财险总资产4203亿元,净资产为965.18亿元,而截至12月28日,人保财险权益类资产账面余额为589.66亿元。人保财险受让华夏银行19.99%的已发行股份,购买款230亿-257亿元,占人保财险总资产5.78%-6.46%。

谢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人保财险作为险资企业,其多数的投资行为均为财务性投资,险资也具备这样的实力可以接手。

对于人保财险接盘,陈晓丹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国内有这样的先例,兴业银行同样是在恒生银行退出后,由国有资产接手。人保财险持股华夏银行,也主要是以财务投资为主,顶多派一名代表进入董事会,人保财险对华夏银行的经营没有太多影响。

外资银行纷纷出售股权

除德意志银行外,近年来不少外资银行或投行从国内股份制银行撤出;早在2013年,高盛集团出售所持中国工商银行的最后一部分股份。

而去年5月,恒生银行向多个机构出售所持的9.5亿股兴业银行股权,恒生银行持有兴业银行股权由4.99%降至0.88%。

西班牙对外银行以15亿欧元的出售了中信银行股份,而美银和高盛在2013年分别出售了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的股份。去年10月,还有外媒报道称,花旗集团正在洽商出售所持广发银行的少数股权。

国内GDP增速下滑以及银行业利润率下滑、不良率上升,被视为外资从国内股份制银行退出的重要原因。

华夏银行三季度报显示,截至2015年9月30日,华夏银行不良贷款总额136.68亿元,相比2014年年底的102.45亿元上升32.2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37%,比上年末的1.09%上升0.28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82%,资本充足率10.87%。

不仅仅是华夏银行,国内众多银行利润增幅跌到了近几年来的最低水平,而且不良贷款及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中国经济下行趋势也为银行业带来不少风险。

陈晓丹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时表示,其实近几年来,外资银行和投资机构对于银行业是害怕的,所以对于国内银行业的预估是不看好的,但是这样的“不看好”似乎有点过头,因为目前而言,国内股份制银行的估值还是偏低的。

谢辉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外资银行和投行而言,撤资也是其战略调整的选择,如德意志银行深受亏损的影响,此次出售股权的收益会成为收入计入财务报表中,这样未来的企业年报不会太难看。


 

  近日,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宣布三季度将出现62亿欧元(约合67亿美元)巨亏,这成为近期国际银行间热议话题。德意志银行巨亏的原因之一在于其风险管理策略,譬如,2013年底,德意志银行拥有超过54.6万亿欧元(按照当时汇率折合约75万亿美元)的衍生品,比该行5220亿欧元存款数要高出100多倍,比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大20倍,是欧洲总GDP的5倍多,几乎接近全球总GDP。

  金融衍生品是把双刃剑,在大量的金融衍生品面前,银行控制风险的手段往往是凭天由命式的,无论多么优秀的银行高管及从业人员,都如老虎吃天,显得无能为力,金融衍生品高杠杆的特性使银行变得十分脆弱,甚至不堪一击。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根杠杆和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金融衍生品的高杠杆也能够“撬动地球”,但其结果确是金融、经济乃至社会的紊乱,甚至危机。毋庸讳言,银行巨额金融衍生品的确较容易带来不菲收益,可是往往晚节不保。事实胜于雄辩,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哪家从事巨额金融衍生品的大型银行体面获利、独善其身。

  更令人担忧的是:国际上还有部分银行盲目冒进,导致贷款质量低劣、资产负债的双向高杠杆引致风险的负面叠加等,解决这些现实或者难言之隐的难题,拖延时间仅仅是权宜之计,蒙混过关更是不可能的。

  在全球范围内,像德意志银行这种巨亏的银行的确不多见,但在规模庞大又深不可测的国际银行界,德意志银行可能也不是个例。由于当前国际金融体系存在诸多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银行业决不应掉以轻心,应采取果断措施应对。

  首先,银行业应把风险严格控制在银行内部,防止其扩散,火烧连营。要使铤而走险的银行愿赌服输,把亏损限定于其资本金可承受的范围之内,把老虎关在笼子里。换言之,就是要好汉做事好汉当。

  其次,监管当局对“问题银行”救助一定要坚持有限原则,大包大揽式的救助既无必要又无可能,还费力不讨好。发生巨亏的银行决策层及管理层一般都缺乏驾驭大局的能力,或是隐藏着肮脏的交易,逾越了道德底线。一个个蚁穴,看视毫不起眼,最后崩溃的将是宏伟的大坝!所以,对确实能够堵住的蚁穴要坚决堵塞,而无法也不可能堵严的蚁穴则不要堵了,这时,最要紧的是在必定要崩溃的坝体外侧,紧急筑起防洪堤,以防其洪灾蔓延,把损失降到最低。西方有的国家对“问题银行”实施无原则无底线的救助,这无异于助纣为虐,其结果是把国家及民众拖入万劫不复的衰退深渊,这是前车之鉴。

  第三,把改革创新及规范管理作为银行发展的动力。中国即将推出存款保险制度,这是个好事,可以为银行带来规范、高效的经营环境,既然是保险,必然是基于将来的、或然的,绝不是针对过去的、必然的。目前,有的银行患有“保险依赖症”,但银行业信奉“自救者,天救之”的原则,患有“保险依赖症”的银行不能异想天开,把存款保险制度当成包治银行百病的万能药。下一步,银行和监管方还要在深化银行改革及加强银行监管上动些脑筋、下足功夫。


  最后,监管当局及全社会要保护社会公众、客户的合法权益。公众稳定是社会稳定之基。西方有的国家拿公众做赌注、当替罪羊来处理危机的做法负作用很大,必然失信于民。在银行与客户发生利益冲突时,客户往往是弱势群体,需要呵护,患难时刻,银行信奉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才有意义,也是诚信的最好体现。“以客户为中心”不仅是应该银行的经营理念,更应该是银行生存、发展的核心价值观。唯其如此坚持,银行才能基业稳固、常青发展。

  “徳银事件”敲响了银行防范金融风险的警钟,中国的银行拥有防患于未然的机会,机会千金难买、弥足珍贵。聪者听于无声,明者见于未形,中国银行业应该汲取徳银教训。

  受国际金融危机、全球经济放缓等影响,银行业无法像经济上行时期那样随心所欲地展业。对于挑战,银行要对其所面临的风险要有自知之明,防控风险不能凌空蹈虚、自欺欺人,在化解风险上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要深刻领会中国古语所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道理;机遇,一定会青睐恪守诚信原则且锐意进取的银行,银行业要且行且珍惜。

相关热词搜索:德银 坏账

上一篇:看懂股票私有化退市以及私有化的好处
下一篇:夜观天象,手握期权:美股玩家Fiery访谈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