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徽州复名:作家李辉呼吁 受到黄山首任市长响应
2016-05-31 20:26:3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当年徽州改黄山有一定合理性,也符合当年实际需要。”作为黄山市的亲历者与见证者,年逾七旬的黄山市首任市长崔之康现场讲述“考虑到文化的正本清源,现在是改回来的时候了。”

5月28日,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亮相合肥一家书店,举行“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主题讲座。

活动现场,从年轻的90后、00后到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普通市民到文化工作者,听众们将书店不大的房间挤得满满当当。南师大的赵普光、南京外国语学院的刘伟等一批学者专程从外地赶来……

讲座中,李辉表示,相比千年徽州,30年的黄山不过一瞬,主政者要有勇气将徽州重新恢复,才是对历史、对文化的真正珍爱与敬重。

“当年徽州黄山有一定合理性,也符合当年实际需要。”作为黄山市的亲历者与见证者,年逾七旬的黄山市首任市长崔之康现场讲述了黄山市成立缘由,并响应李辉:“考虑到文化的正本清源,现在是改回来的时候了。”

“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活动现场。2

“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活动现场。

李辉再次呼吁“徽州复名”

今年4月,著名作家、《人民日报》文艺部高级编辑李辉在《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关注乱改地名的现象,呼吁将黄山市恢复旧名——徽州市。

“其实,我呼吁将‘黄山’改回‘徽州’已有18年了。”李辉说。在推动“荆沙复名荆州”之后,李辉写下《可惜从此无徽州》一文,发表于1998年4月17日的《人民日报》上。

今年,李辉借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的契机,重提“徽州复名”这个话题,就是想再次努力,恢复徽州地名。

“过去三十多年来,都是经济在主导我们地名的更改。”李辉说,发展旅游经济完全可以打出徽州的历史文化品牌,不能丢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即使是为了发掘自然风景区的价值,开发旅游资源,也并不意味着消解传统文化、淡化历史形象。失却深厚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内涵,旅游也无法真正发展起来。”

“不是所有地名都必须恢复旧名称,但对于‘徽州’这样极其重要的历史地名,却值得付出一定代价予以恢复。安徽取名来自安庆和徽州,没有徽州,哪来‘安徽’?”李辉说,他并不主张所有的地名都恢复,但是对于最重要的、最有历史文化象征意义的地名能恢复还是要恢复。“既然一个地名改错了,为什么没有勇气承认并且把它恢复过来呢?”李辉说。 讲座结束后,部分观众与李辉合影。2

讲座结束后,部分观众与李辉合影。

黄山市首任市长讲述改名过程

李辉讲座结束后,多名听众或提问、或谈感受。年逾九旬的老干部程克文专程坐公交来到现场,他在畅谈了对恢复徽州地名的想法后,将话筒递给了另一名白发苍苍的长者。这名长者叫崔之康,县级黄山市成立后,他于1984年当选为黄山市首任市长,是“徽州改名黄山”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外界很少知道改名的背景,我有责任说出来。”崔之康说,当年黄山风景区虽名声在外,但每年的游客寥寥无几,多则数百人少则数十人。为了将黄山的牌子打出去,安徽省把原属于安徽省机关行政事务管理局管辖的黄山管理处,改为安徽省黄山管理局,直属省政府领导。此举为黄山旅游业发展打开便利之门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烦恼。

崔之康解释,黄山管理局管辖的范围,仅限于风景区内的154平方公里。“黄山管理局凡是涉及行政管理上的事情,都要报告当地行政部门审批。就拿游客的餐饮来说,粮、油、肉、蛋、豆制品以及燃料都要有计划,否则就没有供应。”

“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要赋予黄山风景区行政管理职能。”崔之康介绍,当时安徽省曾设想在黄山现有范围内成立风景区人民政府,或黄山旅游特区,但是这些设想在法律里找不到根据。最后,安徽省决定将黄山风景区与原太平县,加上歙县的汤口区、石台县的广阳乡划在一起,合并成立县级黄山市,上报国务院。1983年12月1日,国务院批准同意,县级黄山市正式成立。

1987年11月,在全国撤地改市大潮中,代管黄山县级市的徽州地区被撤销,设立地级黄山市,同时将县级黄山市更名为黄山区,徽州区与之并列设立。崔之康说,当年徽州改黄山是有一定合理性的,被视为强化黄山旅游品牌,发展安徽旅游,促进安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举措。

“现在是改回来的时候了”

近30年来,有关恢复徽州地名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2014年安徽省长信箱曾接到一封《省长,我建议把黄山市改名为徽州市》的群众来信,黄山市民政局曾回复称:黄山市建市以来的发展成就表明,成立地级黄山市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黄山市的行政区划管理体制,是符合黄山经济社会发展的,也是得到群众拥护的。我们认为目前不宜进行区划和管理体制的调整。

今年4月,李辉刊发关于“徽州复名”的系列文章后,复名的呼声再次响起。4月14日,黄山市民政局局长朱学军在接受人民网安徽频道采访时表示,更改市级名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作为民政部门,将深入调研,尽早提出建议。

对此,李辉在活动发言时指出,“徽州复名”最难的就是第一步,即黄山市提出并上报复名的申请。据了解,根据《安徽省地名管理办法》,县及县以上行政区划的命名、更名,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提出,逐级上报,经省人民政府同意后,报国务院审批。

“当年改名时,确实没有考虑到文化传承的问题。”崔之康说:“考虑到文化的正本清源,现在是改回来的时候了。我们必须下决心改过来,而且越早越好。”




 

这个问题我本是没兴趣回答的,但是看到前面几位说的都有点问题,没有认真回答,为了不让别人误解,我来稍微说一下。
第一,不该说黄山名字土吧,来过黄山后都会觉得自己土,人间仙境,怎么土了,好吧不吐槽了;
第二,徽州是个宽泛的概念,包括皖南赣东北有徽文化的地方都能这么说,题主肯定是说狭义上的,狭义上徽州应该是指古代的徽州府,是指休宁(包括屯溪),歙县,祁门,绩溪,黟县,婺源这六个县,被称为徽州的一府六县;
第三,徽州府的婺源县,在近代有两次脱离安徽,一次是中华民国时期蒋介石曾划婺源归属江西,却遭到社会各界,婺源,徽州人的反对,具体去百度查婺源回皖运动。最终迫于压力,婺源重新划归徽州;第二次是解放战争,百万雄师过长江,其中二野和三野分别控制了婺源和徽州其他县,最终二野在行军中把婺源管辖权交到四野手中,四野又转交到江西方面,徽州方面派人来接收时已经晚了,从此婺源归赣;
第四,上世纪70年代我国设地区这一行政区划(介于省和县之间,有点类似现在的地级市),其中安徽南部就有徽州地区,这个徽州地区有点大,除了婺源外原徽州五个县,还有一些其他县。其中包括屯溪市(徽州地委所在地,在休宁和歙县之间,现在为屯溪区),歙县(现在分为歙县和徽州区,原歙县的岩寺镇设为徽州区),黟县,休宁县,祁门县,石台县(现在属于池州市),绩溪县(现在属于宣城市),旌德县(现在属于宣城市),太平县(现为黄山区),在后来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的口号下,将歙县的汤口镇(黄山的主体部分)划给太平县,同时太平县改为黄山市(县级黄山市),后来由于种种利益与现实之争,县级黄山市,县级屯溪市被撤销,设立大黄山市(即地级市),成立徽州区,屯溪区,黄山区,同时大黄山市也失去了石台,绩溪和旌德,这样一来,大黄山市里只包括徽州的四个县和一个黄山区(太平县)了。这段故事具体百度徽州改名事件,我讲的很笼统,过程很有意思;
第五,太平县,唐朝设县,旧时属于宁国府,宣州等管辖。太平原本拥有黄山的一小部分,黄山曾属于徽州和宣州的分界,有徽宣边界之称(其中主体在徽州)。太平在徽州地区时属于徽州管辖。在成立县级黄山市时,考虑到黄山的统一管辖,将歙县的汤口镇划到太平,成立一个县级黄山市,太平的名字从此在官方不再有。后来县级黄山市撤销,成立地级黄山市,县级黄山市改为黄山区,大黄山市治所在屯溪;
第五,从此徽州不复存在,所谓徽州区,其实只是之前歙县的镇而已,徽州区是代替不了徽州的,它的作用只是将屯溪区和黄山区连在了一起,同时把徽州的名字苟延残喘了;
第六,当时徽州地委并不是希望改成黄山市的,是打算改成徽州市,同时取得对黄山的直接管辖权,但是合肥方面并不愿这样,对吧,合肥成功的搞垮了安庆,徽州不解体,如何领导安徽?你懂的。所以徽州地区不仅失去了绩溪,同时失去了徽州的名字;
第七,这些年来徽州复名的呼声很高,尤其是婺源回皖,绩溪回徽。其实这是有问题的。我们就说婺源,婺源在江西手中,打造的实在不错,旅游发达,人人皆知,但是我们相比一下休宁,祁门,歙县……会发现远远不如婺源,不得不说安徽对皖南几乎是放任不管,皖北被合肥折腾的一团糟,皖南被合肥能怎么抑制发展就怎么抑制,只有江淮地区,被合肥疯狂吸血,鼎盛时期甚至瓜分了巢湖市,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吞并地级市的例子,集全省之力建造的合肥,还是一塌糊涂,不在市区的长丰县,庐江县,还是一潭死水,迟迟发展不起来。相比之下,作为省会的合肥,无法带动省内其他城市发展,芜湖,马鞍山,滁州居然都靠南京等江苏城市带动,不得不说,实在是打脸。有一句话叫做“合肥偷,蚌埠抢,阜阳没有共产党”,我不是地域歧视,只是想说,在合肥领导之下,安徽的发展,实在太差了。作为传销天堂,合肥实在没脸做省会。软实力不如徽州,安庆,硬实力不如芜湖,地理位置不如蚌埠,如果只靠肢解,拖垮其他城市来作为自己的发展途径,实在难以想象。
有点偏题了,我记得有句话叫“皖人治国,无人治皖”,事实如此,安徽的行政上存在很大问题,不仅是徽州文化,桐城文化,宣州文化都被肢解的破碎,希望安徽能够有自己更好的发展,不要辱没了安徽这个诗意的名字,与其整天无聊的去和河南争曹操墓,还不如珍惜自己正在失去什么……


补几个图
这基本就是古徽州

这是徽州地区

相关热词搜索:徽州 黄山

上一篇:地图里的中国
下一篇:藏民人人都爱牛粪 牛粪比金子金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