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退市:难阻人人网衰落宿命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私有化/退市
阅读:7328

说起人人网,想来也是一个感伤的故事,06年第一次注册那时的校内网,那时的校内很单纯,只有学校的IP可以注册,一般只有同学校的才互相访问,看看商院的美女发了什么状态,看看其他学校的校花是屌丝们最直接的需求。改成人人网后,脱离了校内,但却真正的失去了这一核心群体,虽然他们毕业离校可能不再用的那么频繁,但如果人人深耕于校内以及同学录,不见得就会衰落成这样,现在的微信群,微博,QQ群都无法很好的承接这一功能。到这一步,人人网想要逆袭已基本不可能了。最近很火的人人贷好像很人人网没啥关系,要我是私有化后把人人贷收了专心做互联网金融得了!

文/王新喜

日前人人公司收到其CEO陈一舟、COO刘健提出的私有化建议。该计划提议,将按照每ADS4.2美元现金的价格或每股1.4美元的价格准备私有化。也就是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5年之后,人人最终或选择退市成为一家私人公司。

笔者认为,人人网退市私有化,可能基于以下几个考量,首先可能认为其公司市值被严重低估。我们知道,人人上市时市值为55.3亿美元,市值最高曾达到76亿美元,如今的市值15.15亿,缩水了四分之三。其次是市值严重收缩的情况下,对于投资散乱的人人公司来说,融资可能变得困难,但又要支付大量费用和接受严格监管,为确保公司的管理层对公司的长期发展看好,还不如在回购成本较低的时候进行私有化更好。

依据陈一舟的投资人个性,可能还考虑到的是,近年来美股市场表现不佳,而国内A股正处于牛市效应下,从低迷的海外市场回到估值较高的国内或者其他新兴市场重新上市,市值可能会因此而增长。

人人网偏重短线投资 主线产品缺乏深耕与定位 导致核心腹地失守

人人网上市五年持续衰落,如今沦落到要退市,显然,人人网需要反思太多,首先要反思的则是从创始人到整个公司的策略投机思维。人人网没有守住自己的社交营地,甚至在面对自身的人群与属性定位上都显得混乱,大部分要归于创始人陈一舟强悍的生意人与投资人思维而导致其核心阵地失守进而战略走偏。比如我们看到,人人网并没有错失移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热点——团购大热的时候成立糯米网;页游和手游火爆的时候有了人人游戏;职场社交与匿名社交成为热点时,陈一舟的经纬网、哗哗随之成立;微博火热的时候,人人开始强调新闻内容属性,但内容更新又严重滞后;微信崛起的时候,人人又开始模仿推出人人私信;唱吧火爆,又推出人人K歌;余额宝发展起来了,又推出了人人分期与人人理财平台;在线教育火了,人人公司又积极筹划人人趣学,布局艺术体育类O2O在线教育平台。这些散乱产品布局最终导致自身社交平台定位混乱,用户从人人网身上也找不到一个清晰的定位,离开成为必然。

而目前来看,上述所列的业务除了糯米网卖给了百度,其余基本没做出多大声响,甚至不少已经销声匿迹。另外针对语音与照片社交等垂直社交领域开发的“啵啵”和“美美”等系列产品都没有打到用户痛点,最后都悄无声息的陨落。从中可窥见人人网产品基因上的严重缺失,而倾向于投资挣快钱,这才是它需要反思的根本。业界均知,陈一舟是个炒股好手,人人亏损不断,就通过炒股赚钱来养团队,比如说人人曾入股艺龙,在艺龙上净赚5100万美元。投资唯品会,净赚1500万美元。陈一舟的套路也很明显:亏损就去融钱,不断烧钱,然后用炒股贴补。

陈一舟曾多次表示人人网的衰落归结为外部竞争因素,他曾认为,新浪微博的兴起导致人人更难吸引富裕的用户群体。他也指出:微信这样一款以IM为核心基因的产品一定只有腾讯才做得出来。

陈一舟指出的外界客观竞争因素都没错,但笔者在此前的文章曾说到,如果把人人网的衰落全部推到微信微博身上,显然不够客观。人人是SNS,微信是SNS+ IM+OTO, 虽然都属社交网络,但用户群体和扩展面、发展战略方向并不一致。我们看到,在微信的泛社交模式的覆盖下,陌陌、无秘、脉脉等通过定位陌生人社交、匿名社交、职场社交领域,深耕垂直细分市场,均占据了一席之地。

陈一舟并没有认识到自身平台最大的问题在于竞争对手新兴社交平台(微博微信)崛起的时候,自身社交领域却缺乏深耕与定位,而被微博微信从侧翼而来新兴社交模式完全覆盖,继而长期处于用户荒芜与内容生产机制失效的状态,导致用户大规模流向竞争对手平台。也就是说,人人网社交主业务衰落的同时却并没有集中力量在核心业务上实行差异化战略来挽救主业务,反而通过过于分散化的战略布局淡化了主产品的深耕细作,这进而也导致其品牌形象大幅度的下滑。

社交主业空心状态导致品牌受损  盲目试错等于给自己挖坑

事实上,我们还可以看到,人人网的布局或多或少在模仿早前的腾讯,什么赚钱什么热做什么,比如多年前的腾讯长期背负着抄袭的名声,什么都做,让别人没活路。但问题是,腾讯在游戏、音乐、新闻等诸多领域也都做成了,人人网却失败了,其原因也在于腾讯在于多线业务扩展的同时,长期维持着其平台核心社交主业的强用户黏性与生态圈的活跃度。而人人网却让核心社交平台的主业长期荒芜。主业根基处于空心的状态下,基于围绕主业平台扩展的策略失败是必然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而对于一个互联网产品或平台尤其是社交平台而言,人人网品牌的衰落才是致命的,这意味着它在用户心中不再是酷和潮流的代表,没有用户生产内容的社交平台必然陷入无止境的亏损与衰退中,在《数字战争》这本书中说到,亏损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它导致一个品牌失去用户与投资者的支持,陷入持续亏损的企业被认为其产品也不够好,这就使得其失去了激励、推销和消费者的关注,这是一个恶性循坏。”更致命的是,在互联网行业,赢家通吃是常态,还从来没有互联网企业在陷入持续衰退时还可以东山再起。

我们看到,不断跟随热点四处出击导致产品都处于投机与短线布局的状态,不断烧钱不断推新的产品,继而不断失败,步入恶性循环。它的失败恰好可以告诉创业公司,互联网创业,实际上产品、运营、营销销售与战略缺一不可,若强于其中一到两项往往能够生存,若三项都缺乏优势,失败则是必然的。互联网公司在产品上的布局若缺乏清晰的产品规划与战略愿景,在危机来临时盲目试探,等于给自身挖坑。

无疑,人人公司生于一个机会过多的时代,而创始人的投机思维虽然看似在帮助人人网转型,减轻公司风险,但前面提到,实际上却导致主线社交战略模糊,进一步加速了人人的坠落,而惠普创始人戴维帕卡德曾经说过:比起机会的匮乏,伟大的公司更可能死于机会过多而导致的消化不良。这话可以送给陈一舟自勉。而人人公司的持续衰退正在透支投资人与股东的信心,而唯一对其发展抱有信心与幻想的可能就是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了。

退市私有化或为谋求管理独立与转型铺路  但风口已过 衰败难避免

再回到人人公司私有化话题,我们知道,依据陈一舟的投资人个性,人人公司未来可能还要进一步向互联网金融领域大幅转型,要知道,人人公司在2014净营业收入8300万美元,同比下降43.9%。但在其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却看到,人人网的游戏业务收入、在线广告业务收入方面依然在持续下降,互联网金融却同期增长35%。因此,陈一舟表示:“将以往用于团购、在线视频和游戏发展等业务的资源转移到互联网金融这类新兴领域。”

陈一舟也正在不断投资互联网金融公司,比如,今年1月,1500万美元购买Credit Shop Inc 公司25%的股权;花4000万美元购买美国注册股票经纪商motif的10%的股权。今年1月,2月参与sofi的融资,并花7000多万美元持有该公司24.64的股权。另外,3月,6584万购买房贷P2P公司LendingHome 14.72%的股权等。当然,做出这种决策都与陈一舟投资人基因不可分。

当然,人人公司的这种转型也跟私有化相关,要知道,私有化后管理上的独立性更容易让人人网的互联网金融投资战略持续推进下去。因为上市公司在做出新的市场决策的时候,面临着众多羁绊,比如说,相关的财报需要向董事会报告,重要计划需要详尽的研究与分析并说服相关董事与投资人,并且公司下滑的势头可能让CEO的权威被挑战,这些问题都可以一一对应到人人网,我们看到,业绩不断下滑的人人网已经让陈一舟的权威也不断下降,比如今年第一季人人公司公布2014第四季度财报的时候,人人公司第四季度净营收净利润同比下降65%的业绩已经让一个叫杰瑞·杰富瑞的投资人在分析师会议上向陈一舟直接开炮:你为何还不辞职?

而如果人人网私有化,则即便是业绩下滑的财报与新的市场投资计划也不需要向董事会报告,在非上市公司的组织形式下,决策程序可以更有效率,陈一舟可以更迅速的推进社交金融领域的各项业务,可以迅速执行新的投资计划,为资本运作提供足够的空间。

我们看,人人网面临的这些艰难处境也让其最终想到了私有化这一步棋,但其实私有化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因为私有化运作周期漫长、比如要解除VIE架构、借壳或IPO重返A股,涉及到的成本费用高企、还需要通过美国监管部门的审查与股东大会通过,每一步都充满艰难与变数,甚至可能导致其公司步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另外,人人公司退市后若回归国内资本市场也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不过对于人人公司来说,目前面临持续颓靡的状态,当然什么都是值得去尝试的,因为做了即便失败总比看着它持续下坠要好。但从前面分析可知,玩转资本布局依然无助于其产品与品牌的颓势以及用户的流失,人人网已经错过了这个时代,它本身的基因、投资赚快钱的短线战略、创始人个性特质、国内社交领域激烈的竞争环境导致人人网的社交平台生态圈的模式与用户都已被架空,这些都决定了人人公司的挣扎,最终可能都逃脱不了持续衰落的命运。

作者:王新喜   本文首发百度百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我的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