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预装软件 中国走在美国前面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安卓/预装/软件
阅读:7328

三星情何以堪

  “终于有人就预装软件的事起诉三星了!”,这是美国科技博客Gizmodo的新闻报道标题,因为上海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简称:上海市消保委)就手机预装软件一事向三星和OPPO提起正式诉讼。

  事竟如此,三星情何以堪;相隔万里,美国媒体的那种幸灾乐祸依然可以感受的到。另一方面也体现出,预装软件这一问题已经是全球共怒,人人反感。总说美国在保护消费者权益方面是美帝良心和业界楷模;这一次,中国却走在了行业前列,着实值得肯定。

  不过,坦率的说,我并不认为三星和OPPO是预装软件问题上的最无节操者,至少他们预装的软件还是知名应用。相比之下,国内运营商定制的一些低端机型,手机连锁商出售的一些机型,预装的软件更加无所忌惮,而且其中还包括了一些木马性质的恶意应用。

  上海消保委选择三星和OPPO显然也是出于威慑目的。选择一家国际顶级厂商和一家国内主流厂商,提起国内首起消费维权公益诉讼;这起诉讼的判决结果,或将对未来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起到重要影响。

预装软件痼疾

“终于有人就预装软件起诉三星了”,这是国外媒体对上海消保委起诉三星OPPO一事的标题。
“终于有人就预装软件起诉三星了”,这是国外媒体对上海消保委起诉三星OPPO一事的标题。
  预装软件并不是智能手机的固有问题,在PC上也同样存在。只是相对于PC的运算能力和存储空间,过多预装软件对智能手机带来的影响更为明显,占据大量的存储空间,延缓手机运行性能,后台消耗移动数据,因而也更加容易遭致消费者的强烈不满。

  一款智能手机在出厂时通常包括系统商的系统应用、设备商的功能应用、运营商的服务应用以及第三方应用。系统应用保障了智能手机正常运行,通常也是必需存在的;消费者不满的通常是后面三种应用的泛滥成灾,而其背后根本原因就是直接商业利益。

  为了获取新用户以及保障用户活跃度,第三方应用提供商会向手机厂商和运营商支付费用,在智能手机里预装应用。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手机厂商的利润越来越稀薄,每笔1-5元人民币的预装软件费用已经成为安卓厂商的重要收入来源。

  举例来说,微软就与三星、索尼、LG、戴尔等30多家厂商以及Cyanogen这样的系统商达成合作,将自己的Office、OneNote、OneDrive和Skype应用预装到后者特定机型的Android手机与平板之中。不过,微软利用的是自己手中的Android相关专利进行交换。(Android是谷歌开发的免费系统,但其中涉及到微软的相关专利,微软一直向Android厂商收取专利授权费。)

  此外,美国最大的广告主、电商巨头亚马逊也会通过合作以及付费的方式,将自己的购物、阅读、音乐和应用商城应用安装到其他安卓手机之中。同样预装软件的还有Facebook以及旗下WhatsApp、Instagram等社交应用。虽然这些预装应用都是用户常用的,但无法卸载的问题依然引来了诸多抱怨与投诉。

运营商的施压

  在预装软件的问题上,美国运营商并不会比中国同行更有节操。为了获取高额利润,运营商不仅会收取费用在旗下渠道销售手机上预装应用,还会因为利益问题干涉手机厂商此前预装的应用。AT&T和Verizon都曾经阻止过微软在三星Galaxy S6手机中预装应用。

  为了获得运营商的支持和销量保证,绝大多数手机厂商都会尽力配合运营商的各种合理以及不合理的要求,其中也包括了预装运营商应用。对于那些销量严重依赖运营商渠道的手机厂商来说,这一点尤其明显。或许只有苹果敢于对运营商说不,即便实力强大如三星也无法得罪运营商。

  以美国最大运营商Verizon的定制机摩托罗拉Droid Turbo为例,除了谷歌的系统应用和摩托的特色应用,还预装了Verizon自身的短信、导航等6款服务应用,以及来自亚马逊、美式足球联盟NFL、网络电台Slacker Radio等7款第三方应用。这意味着消费者在买到Droid Turbo的时候,手机内已经有了总计40多款应用。而且这些应用完全无法删除。第二大运营商AT&T也同样好不到哪里。

  比Droid Turbo更加夸张的是三星今年的旗舰Galaxy S 6。当美国第四大运营商T-Mobile用户买到这款手机时,机器内已经有了56款应用,其中包括微软OneDrive和WhatsApp等大量第三方应用以及来自T-Mobile的多达6款应用。第三大运营商Sprint也在自家销售的S 6内塞入了十多款非必需应用。虽然S 6凭借其设计和性能赢得了诸多好评,但预装软件问题依然是三星面临的一大负面。

苹果相对节操

  在预装软件方面,苹果无疑是业界楷模。无论消费者是购买裸机或是合约机iPhone,手机内只有苹果自己的系统应用,而不会有任何第三方应用。随着苹果近年来的去谷歌化,iPhone此前预装的谷歌地图和YouTube应用也不再随机附带,整部iPhone中只有苹果自己的全套系统和功能应用。

  当然,苹果的相对节操来自于他们的强大业界实力。得益于iPhone高达50%利润率和巨大的销量,苹果不需要考虑预装软件这一收入来源。拥有强大的业界地位,苹果有足够的底气拒绝运营商的任何预装软件要求。不过,即便苹果刚刚进入智能手机行业的时候,苹果并没有多少选择,但他们也顽固地扛住了运营商的压力。

  这是乔布斯的完美主义思维。他曾经公开表示,很多手机厂商错误地把零售商、运营商等渠道合作伙伴当作自己的客户,而苹果则相信终端用户才是唯一,因此不会考虑运营商的要求和压力。实际上第一代iPhone之所以选择AT&T独家合作,也是因为只有AT&T看到了iPhone的前景,愿意满足苹果当时看来极其傲慢的要求。

  不过,即便iPhone上没有任何运营商和第三方应用,有洁癖的消费者依然不能感到满意。部分用户根本不需要Game Center、Apple Watch这些应用,缺少它们也不会影响到其他功能正常运行,但苹果用户依然不能自主删除这样系统应用,只好眼不见为净。此前,深圳一位消费者就曾经就苹果手机预装软件将苹果中国告上法庭,这起诉讼目前还在二审过程中。

合理解决方案

  或许意识到预装应用给Android手机带来的困扰,因为绝大多数预装软件问题都存在于Android手机中,谷歌在Android 5.0中授予了用户停用部分应用的权限。但以美国地区销售的三星S 6为例,大量预装应用只是可以停用,并不是直接卸载;尽管不会再消耗流量,但依然占据着大量机内存储空间。

  要免受运营商和第三方软件困扰,Android用户最好解决方案就是购买谷歌Nexus系列原生Android手机,或者通过Root卸载这些软件,或者购买非运营商渠道的无锁机。但Nexus在中国大陆并不实用,Root机器可能导致失去保修。国内安卓手机是否预装应用以及是否可以卸载,依然只在于设备厂商和运营商良莠不齐的节操。

  去年深圳市消委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根据其随机抽选的6873名消费者问卷调查显示,95.32%的手机存在预装软件,88.91%的预装软件不可卸载。98.60%的受访消费者认为预装软件不合理,不满意。今年6月,深圳已经约谈了三星、华为、联想等手机厂商,劝谕各家厂商允许自由卸载预装软件。

  上海消保委的诉讼要求并不过分:要求两家手机厂商在手机外包装和说明书明知预装软件的详细信息以及提供直接卸载预装软件的解决方案。所有消费者都痛恨删不掉的预装软件,尤其是运营商和第三方的预装软件。上海消保委这起诉讼同样引起了全球科技媒体的关注。

  这起国内首起消费维权公益诉讼,或将给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未来起到重要的规范作用,并为其他国家和地区起到示范作用。至少这一次,中国走在美国前列,配得上全球最大智能手机市场的体量。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