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暗淡:帝国困局( 中) - 小众知识

三星暗淡:帝国困局( 中)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三星/困局
阅读:7328

2009年8月14日,首尔高等法院宣布判处李健熙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另处罚金1100亿韩元(约合6.2亿元人民币)。

“斜飘旌旆过戎帐,半杂风沙入戍楼。”

复出后的独步江湖

就在李健熙面临牢狱之灾时,在2009年最后一天的国务会议上,韩国总统李明博以“助力韩国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为名义,批准了针对李健熙的特别赦免和复权案。以一人为对象所做出的单独特别赦免,对经济界人士来说还是第一次。

随后,李健熙写信给国际奥委会,重新恢复了国际奥委会委员职务。

三星集团协议会向李健熙发出了复职邀请,三星集团副会长李仁用就李健熙重返管理一线的原因说:“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日益加重,为了抢占全球事业先机,我们需要李健熙总裁的智慧和领导力。”

2010年3月24日,辞任三星集团会长23个月之久,李健熙正式恢复原职务,重新成为三星集团的掌舵人。

但是,李健熙所犯的错误很难在获得赦免的同时自动消失,一些韩国市民团体对李健熙的复出表示否定的立场。

经济改革联合所长金尚祖说:“三星集团接受特检后,发表了以总裁一家退出经营一线和解散战略企划室为主要内容的经营改革案。但两年后的今天,李健熙的复位无异于宣布把这一切‘化为乌有’。”他还指出:“当时三星发表经营改革案,这实际上是一场大骗局,以在审判中得到有利判决。”

经济正义实践市民联合的经济政策室部长Kim Geon-ho表示:“李健熙的复出再将会引发总裁一家的‘帝王式经营’之弊。在全球范围‘企业经营透明’和‘改革治理结构’深受关注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期待三星集团会有什么变化。”

韩国人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每个人一生都得与三星打交道:在三星医院出生,在三星学校读书,用三星的电子产品,在三星的酒店里举行婚礼,最后老死在三星医院里。”

在韩国,三星标识无所不在,从建筑公司、加油站、金融信贷、人寿保险、到化工生产、运输系统、主题公园……三星蓝色椭圆形标识已覆盖了首尔市每个角落。

韩国延世大学社会学教授金玄民说:“李健熙据说是韩国企业家的标志……他的名望与其回避社交的行为不相符,令公众对他的衣、食、行更为好奇。”

虽然除了工作,李健熙总是深入简出,但他的每次公开露面还是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媒体拿着放大镜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他们讨论他所佩戴的御寒耳罩的品牌和价格,研究他午餐时所吃的食物,甚至于猜测他选择面条的用意。他的观点被写入公司章程,被视为金科玉律,他演讲的录音在三星创意学院里来回播放,他在法兰克福发表过讲话的一间酒店会议室,也被连桌带椅原封不动地搬回了总部,以供员工参观。

“公众场合罕见他的身影,他说话轻声细语,但只要李健熙咳嗽,韩国就会感冒。” 路透社的一个记者如此形容李健熙在韩国的独特地位。

韩国学者林炳润曾指出:“财团就是韩国经济之全部的比喻,并非夸大其辞。由于财团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和发挥的作用如此巨大,故可以说,没有对财团的理解,就不能理解韩国的经济。”

而李健熙的三星财团对于韩国的影响更是现代历史上鲜有的特例。

三星是一个公司内部高度集权的企业。在三星,李健熙开口,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声望越来越高的人,其能力却越来越小。”戴格·哈马舍尔德曾在《标志》中这样写到。

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韩国越来越多企业变得开放,开始采取更现代、更西化的管理方式。“三星并没有加入这股潮流,尽管它今天已经是一家业务庞大的跨国公司,但三星依然采用一种非常古老、韩式的管理风格。”一位三星的前员工这样说。

IBM首席执行官罗睿兰说过:“如果把自己局限在某个产品上,就一定会落后于时代,错过技术革新。而且还可能会错过像商业模式这种颠覆性的东西。”

错失安卓

《2030大胆的未来》一书作者崔允植预测认为:“三星将在两到三年后遭遇增长瓶颈”,而诺基亚、索尼、摩托罗拉等巨头之所以相机衰落的前车之鉴说明,IT企业保持坐在第一把交椅上的时间平均为3年到5年。想要避免出现这种局面,惟有变革与创新。

说起来,三星的官僚体系曾使得它和一些历史性的机遇擦肩而过,这其中最著名的事例是错失并购安卓系统(Android)的机会。

Android(安卓)公司是安迪·鲁宾创建,苹果公司早期元老珀尔曼曾评价安迪:“他是那种既喜欢电焊枪,也着迷编写程序,并擅长业务战略的奇才。”

Android一词源于法国作家利尔亚当在1886年发表的科幻小说《未来夏娃》中,他将外表像人的机器起名为Android。

安迪后来回忆,开发 Android 的初衷在于打造一个可连接 PC 的智能相机,“同一个平台,同一个操作系统,原本为相机设计,如今却成为智能手机平台。”他向投资人展示的原始计划中包括一个可以让摄像头以“有线或无线”的方式连接到电脑,然后连接到一个叫“Android 数据中心”的地方。

2004 年,数码相机产业的增速显著放缓,而智能手机市场开始蒸蒸日上,在这种背景下,安迪修改了商业计划: 将原来的技术改造成为一款“开源的手机解决方案”。Android 则保留了其软件内核,包括 Java 内核。

当时的移动市场基本被 Windows Mobile 和 Symbian 所占据,那时iPhone尚未面世。

2004年,安迪自己掏钱买了机票,到韩国拜访三星,推销刚开发出来的安卓系统。穿着牛仔裤的安迪和一名随行进入三星一间很大的会议室,20名身穿蓝色正装的三星高管靠墙排列。在安迪演示完系统后,三星的高管开始大笑,说,“贵公司只有8个人做这个啊,我们在这方面可是投入了2000人……”

结果是三星错失并购Android公司的良机。第二年,谷歌慧眼识珠,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Android公司,安迪成为谷歌的工程部副总裁,继续负责安卓项目。

施密特说,“拉里和谢尔盖买了 Android,但我根本不知道这码事,想想这种收购带来的战略机会吧。”他很欣赏两位创始人的验光。

谷歌企业发展副总裁大卫·拉韦表示,收购Android公司是谷歌“历史上最成功的交易”。

2009年底,三星对外正式公布了其智能手机操作系统bada。bada系统由操作系统核心层、设备层、服务层和框架层组成。bada在韩语里是“海洋”的意思。中国有媒体人士调侃其为“吧嗒”,为口水吧嗒落地,寓意为三星艳羡手机操作系统的迫切心情和举动。

但仅仅过了三年,有媒体报道, 2012年年中,三星称计划于2013年内彻底结束对Bada平台智能手机的开发,运行Bada系统的设备也会逐渐淡出市场。Bada时代将要终结。

当年,有媒体评价:“长期以来,三星也一直被诟病为过度依赖Android和随波逐流,所以三星一度试图通过自主研发Bada系统、学习苹果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来改变这一情况,但Bada并没带来新机会,反而让三星陷入进退两难境地。”

在三星自身的手机操作系统进展不利的同时,手机市场的后期之秀苹果,抡圆了专利大棒,把三星打得不轻。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苹果的狙击

2007年1月9日,乔布斯带来了iPhone,带来了对手机的新理解,开始颠覆原来的手机世界。“昨晚我一夜无眠,”《商业 2.0》编辑乔什·奎特那评论道,“这个星期二真诡异,就好像我们身处一场心甘情愿被催眠的幻觉之中……所有那些本来冷若磐石的技术专栏记者平生第一次目光迷离。”

乔布斯自己评价iPhone 评价:“这是我们所做的最完美的iPod。这真是一部精美绝伦的手机……这是因特网第一次真真正正坠入你的口袋之中。如果有什么能做到以上三点中的任何一点,那便已经极其成功……但我们全做到了!”

当年11月,美国《时代》周刊评出了2007年最佳发明,苹果iPhone赫然入列,其获选理由包括“iPhone改变了我们对移动媒体设备的一贯想法,包括它们的外观、手感和功能。”“触摸屏不是苹果发明的,连重复发明的边儿也摸不上。虽然不是发明者,但苹果在使用方面却是一个高手。它的工程师利用这种技术革新了过去的图形用户界面,进而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界面。”

曾劝乔布斯进军手机市场的设计师迈克尔·赵点评:“毫无疑问,乔布斯擅长的并不是第一个进入某一领域,而是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进入。”

iPhone的出现,被三星认为给公司带来一场“设计危机”。 一封来自三星内部邮件的显示,“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注视着诺基亚,并尽一切努力设计出翻盖式、直板式以及滑盖式(手机产品),然而当我们最终将这些产品与出人预料的苹果iPhone相比较时,两者的差别犹如天与地一般。这简直是一场设计危机。”

后来,这封邮件被苹果代表律师用来在法庭上证明正是这样的“设计危机”,促使三星抄袭了iPhone设计。

“月晕晓围城,风高夜斫营。”

2011年4月15日,苹果发动了针对三星电子的侵权诉讼,称三星电子包括Galaxy系列等移动设备涉嫌抄袭苹果的产品、外型以及UI设计等多项苹果独特的产品技术。这次诉讼由苹果在北加州圣荷西联邦法院发起,要求禁止三星在美国销售4款产品 Galaxy S 4G、Infuse 4G、Droid Charge 和 Galaxy Tab 10.1。

4月21日,三星展开回击,在韩国首尔、日本东京以及德国慕尼黑3个国家向苹果提出10项诉讼。4月27日,三星向美国北加州联邦法院对苹果公司提出侵权诉讼, 要求下令苹果公司停止继续侵犯三星的专利技术,并且要求苹果对于过去的侵权行为做出赔偿。

6月22日,苹果在韩国首尔中央地区法院对三星提出侵权控诉,指出三星 Galaxy S 、Galaxy S2、Galaxy tab 等产品有涉嫌抄袭iPhone 3G。苹果还要求三星赔偿1亿韩元。

2011年下半年,苹果和三星在美国、德国、荷兰、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韩国、日本相继展开专利战,部分国家和地区对三星产品做出禁售决定。2012年2月8日,苹果再次向北加州联邦法院控告三星侵犯其八项专利及18种电子消费产品侵权。6月,苹果在美接连取得对GALAXY Tab 10.1,Galaxy Nexus禁售令。8月24日,美国法院判决三星侵犯了苹果的6项专利,并向苹果赔偿10.5亿美元。

双方在诉讼阶段,你来我往,精彩桥段纷呈。

在一次美国地区法庭听证会上,法官就苹果起诉三星抄袭iPad设计的问题进行了听证。法庭上上出现了令人捧腹的一幕:三星的一名律师竟然无法区分iPad和Galaxy Tab 10.1。

当时,法官Lucy Koh一手举着iPad,一手举着Galaxy Tab 10.1问三星律师Kathleen Sullivan是否能区分两者。三星律师站在大约10英尺外回答,“在这个距离上不能,法官大人”。

对于一个被起诉设计严重抄袭的案件,这样的回答显然不妙。

拥有超过70项专利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彼得·布瑞斯勒(在对三星Galaxy和苹果iPhone及iPad进行分析对比后,认为双方的产品在设计上“大体相同”,“苹果对美学工艺的追求尤为艰难和昂贵。”

苹果在很多的官方声明中都采用了下列陈述:苹果在iPhone和iPad研发过程中耗费了大量的资源,而三星有意地抄袭苹果的这些产品和设计,构成不正当竞争。

针对苹果对三星的连环诉讼,李健熙说,“不光是苹果,连全世界与我们没有关系的非电子企业都在加大对三星的牵制”。他解释说“这是枪打出头鸟的原理”。

“竞争使人感到焦虑,竞争是我们文化中焦急成分的根源。你永远不可能完全放松地说:哟,终于结束了!总是还有另外的竞争。一旦你成了胜者,别人就想打败你,所以你只有保持竞争。你爬得越高,竞争就越激烈,你的处境就越艰难,你就越有可能失败。”管理专家阿拉弗·库恩曾经这样说过。

此时,英雄垂暮的李健熙不仅仅要面临系列外部的强大对手,家族内斗也再次困扰着他。

“古树满空塞,黄云愁杀人。”(未完待续)

本文刊发于百度百家,作者保留一切权利,转载需标明作者名及出处,并支付稿酬。本文作者:姜洪军、冯秀民,姜洪军著有《极客:改变世界的创新基因》、《雷军》、《微软王朝危机》、《谷歌风云》、《乔布斯和他的对手们》等8本图书;1996年起,在《中国计算机报》等IT媒体历任记者、主编。j_h_j@sina.cn。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