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南京,你这催人泪下的------
2014-06-30 19:45: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南京这城市有点怪
作者:孙毅安

 

南京这城市有点怪。

若干年前,德国宝马公司中国区总裁住在南京市的某栋别墅里,四个来自农村、生活窘迫的年轻人在半夜溜进别墅抢劫,将这位德国总裁和妻子杀死在家中。

犯罪嫌疑人很快被抓到,因为案情重大,影响恶劣,且犯罪手段残忍,法院将其中的两名主犯判了死刑,其余的判了死缓。

死者的母亲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恳求法院宽恕罪犯,不要执行死刑。这位母亲说:虽然我非常的悲痛,但是我不恨他们——这些贫苦可怜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上帝会宽恕他们,所以我也会。他们很年轻,应该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

法院拒绝了这位善良母亲的请求,最终执行了死刑。拒绝的理由很充足而且高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绝不能徇情罔法。

几年以后,痛失爱子的德国母亲创建了一个基金会,专门帮助中国那些因为无法适应社会而生活窘迫的失业者。很多在华工作的德国人都慷慨解囊。而这个基金会,就以她死去的儿子来命名。

又过了几年,一个叫彭宇的家伙在南京街头,看见一位老人倒在地上,生命垂危。彭宇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雷锋总是学过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老人送进了医院,由于抢救及时,老人脱离了危险。原本皆大欢喜的事儿,谁料却出了幺蛾子——老人恢复意识,一口咬定是彭宇撞倒了自己,并且将彭宇告到了法院。

法官判彭宇赔偿老人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子女照顾老人的误工费,七七八八算下来,一大笔钱。

彭宇不服判决,再三声明自己没有撞老人。法官的反问,如晴天霹雳:不是你撞的,你走开就是了,干嘛送人家去医院?

现场没有监控摄像头,没有目击证人。彭宇百口难辨,只能乖乖接受判决,并爽快地付了钱。

彭宇说:我花钱买个教训。

彭宇花了钱,全国人民都买了个教训。从那时起,神州大地不管走到哪里,老人摔倒基本没人扶了。不仅是老人,连小孩子摔倒,路人看见了,也采取背手撒尿政策——不扶。深圳的小悦悦被汽车碾压,十八个路过的行人视而不见,见死不救。众目睽睽之下,小悦悦垂危街头,最终死了。

彭宇案的判决,让全中国的社会道德水准大幅度降低,让学习雷锋的好风气从深入人心变成了过眼烟云。

又过了若干年,南京市委一位领导带团到日本名古屋市访问。名古屋和南京是友好城市,宾主双方友好会谈时,名古屋市长河间隆志大放厥词,说:没有南京大屠杀这回事,都是贵国杜撰虚构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爷爷当年就是驻扎在南京的占领军士兵。他曾亲口对我说,当年南京的市民对他非常好。如果真有大屠杀这回事,他们怎么可能善待我爷爷?所以说,大屠杀压根就没有发生过,是你们有意夸大了。

河间隆志信口雌黄。南京市委领导什么反应呢?日本人敢对中国人这样说话,胆子够大的。敢对南京人这样说话,基本上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要知道,日本军队在南京屠杀了30万同胞啊。在现场的只要是中国人,谁能受得了这个?脾气好的,义正词严驳斥其谬论,火气大的,直接上去给他掌嘴了。

这位南京领导表情和蔼地看着河间隆志,然后说了一番不痛不痒的话,歌词大意如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中国和日本都要忘记仇恨,这样,两国人民才能和平相处走向未来。

就这样,双方继续进行了友好会谈,据说结束时还互赠了礼物。

回到下榻的酒店后,南京市一干人莫名其妙地开始义愤填膺,并且拍案而起:严正抗议!河间隆志严重伤害南京人民的感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猜,这一拨人为何延迟拍案,是需要时间请示市委书记。市委书记还要请示省委书记,搞不好省上还要请示外交部,后来上级拍案而起了,于是,当事人就在半夜也拍案而起。

门背后的关公在自己的卧榻上耍了一回大刀,把人丢大范了。此事一出,舆论大哗。互联网上一片呐喊声,几乎所有人都称此领导是汉奸,要求杀汉奸以谢国人,告慰亡灵。

群情激昂群情振奋,热闹了一阵子,喧哗散尽没了下文,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说话就到了马年。南京鼓楼医院发生了一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袁亚平,一个系统内科技馆的副馆长,居然因为护士在她女儿的病房里安置了一个重症男患者而心存不满,和在检察院宣传处任处长的丈夫一起,联手对小护士进行谩骂殴打,她用雨伞捅、抽小护士的胸部和背部,充当主攻手。而其丈夫则担任后援,拦截劝解者,为老婆大打出手创造有利条件,身为司法干部知法犯法助纣为虐。小护士被打得无法站立,脊椎神经受损,卧床十余天没有康复迹象,据说有可能瘫痪。

因为袁家在南京很有势力,事件发生后,方方面面都在袒护袁亚平,将事件轻描淡写,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民众群情激愤,微信微博到处转发,事情闹得全国都知道了。迫于压力,警方在事发9天后, 才将袁亚平刑事拘留。其丈夫也受到了免职、行政记大过的处罚。如果是普通百姓干这样的事,对小护士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结果会怎样呢?估计警察接到报警后,现场就拘人了。

法律面前,为何就不能人人平等呢?

前面说了,南京这地界有点怪。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南京经常被青睐眷顾为都城,又经常被屠城。远的不说,近两百年来,南京就被屠过两回,攻占过一回。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建都南京,1864年,被曾国藩的湘军屠了城;中华民国的首都也在南京,1937年,松井石根的侵华日军血洗金陵,残杀了三十万人。抗战胜利,蒋介石好不容易还都凯旋,四年不到,毛泽东的百万雄狮千里渡江,又攻陷了南京。

这么一考证,南京似乎有点不吉利,风水不算太好。真的是这样吗?

《左传》里有篇文章,讲的是春秋战国时期,齐鲁两国的一场战争,后人给加了个篇名:《曹刿论战》。内容简介如下:齐国很强大,要来打弱小的鲁国,鲁庄公挺有血性,立马打算抵抗。曹刿主动去见鲁庄公,问他凭什么和齐国开战呢?鲁庄公说我从不吃独食,有好的东西都和老百姓分享。曹刿说你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百姓,凭这个你打不赢。鲁庄公又说,我对神灵很尊敬,从不说谎,祭品素来很丰盛。曹刿说小恩小惠不值一提,神灵不会保佑你,凭这个你也打不赢。鲁庄公说,鲁国大小诉讼案件,虽然不能做到一一明查,但我一定根据实情禀公处理。曹刿说,这是百姓忠心拥护的所在啊,凭这个,可以打败齐国!

果然,齐鲁战于长勺。弱小的鲁国打败了强大的齐国。

回过头再说当下。马年放眼世界,在美国的唆使和挑拨下,和中国接壤的国家十数个,几乎没有咱的朋友。东邻小日本虎视眈眈,安倍晋三忙着修宪,试图重新武装日本,让军国主义卷土重来。南京大屠杀才过去七十多年,硝烟散尽血腥尤闻。南京,下一次抗日战争如果来临,你拿什么保卫自己?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只有公平地对待每一个民众,民众才会和你站在一起;只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才会大敌当前人人奋勇;只有把百姓当家人,百姓才会把城市当家园。若此,方如曹刿所言:忠之属也,可以一战。

若非此,又如何呢?

1840年鸦片战争,英国皇家海军舰队沿珠江逼近广州,大清水师战船与之交火,英国是铁甲舰,大清是木帆船,实力相差悬殊。每当大清的木船被英舰击中起火,两岸观战的百姓欢声如雷宛若过节。英舰队司令官大惑不解,问翻译:我打沉了你们皇帝派来的战船,百姓应该难过才对啊,他们为什么开心欢呼?他们为什么就不爱国?

翻译回答了一句话,流传至今。翻译曰:国不知有民,而民乃不知有国。

 

玛格丽特·杜拉斯在《广岛之恋》中,描写了一个法国女人,她在家乡纳维尔小城倍受侮辱。离开后,对故乡又爱又恨,她是这样称呼家乡的:“纳维尔,你这催人泪下的畜生。”

希望将来,我们的游子不要这样描述自己的故乡。

深夜,我写下这些文字,希望掌握南京命运的人,可以看到。

相关热词搜索:南京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震惊世界的中国奇迹:抗击东北大瘟疫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