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到底该不该算“抗战名将”?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抗战
阅读:7328
 

 

  最近,网上围绕张灵甫这个历史人物出现了舆论热点,先一个热点是他的遗骸迁移的事,然后由此又衍生了另一个热点:他到底算不算抗战名将。作为一名历史爱好者,我觉得有必要也来给大家提供点信息,同时也把我的疑惑摆在这里,求教于专家,以及万能的网友。

 

  先声明一下我参与这个话题讨论的态度:不夸张,不矮化,纯说事儿,有功说功,有过说过,引述的材料绝对是官方正版,依据的原则是实事求是,即使发几句议论,也力争不说过头儿话。

 

  张灵甫是不是因抗战而出名?

 

  有学者称,“张灵甫在国内出名并非是因为抗战”。对此,我没有直接的反驳证据,但我可以提供一种相反的说法,这个说法的来源是比较权威的。

 

  《解放战争》是一部大部头的著作,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09年出版,作者是王树增老师,一位以中国现代战争题材的纪实写作而闻名的军人作家,作品获得过鲁迅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解放军文艺大奖等多个重量级奖项。分为上下两册的《解放战争》一书长达1400多页,围歼国民党军王牌部队整编七十四师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章,这当中作者简述了作为七十四师师长的张灵甫的简历。恰巧我正在第二遍读这部书,找到王树增老师对张灵甫的介绍不是难事。王树增老师在书中是这样说的——

 

  “抗日战争爆发,张灵甫率五十一师一五三旅三0五团参加上海保卫战(有人说他没有参加淞沪会战,这个,小编没有能力判断哈)和武汉保卫战,并在德安一战中率部仰攻日军山地阵地……腿部中弹却誓死不退,血战五天五夜后将日军击退……德安一战令张灵甫名传天下,战后升为旅长,继而参加南昌战役、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每每勇猛善战,一九四0年升任五十八师师长,一九四四年秋升任第七十四军副军长……国民党军整编后,第七十四军称整编七十四师……被蒋介石誉为‘国军模范’,参谋总长陈诚也在多个场合说:‘全军多几个七十四师,战事就平定了’”。

 

  注意啊,“德安一战令张灵甫名传天下”!

 

  顺便说明:德安之战是1938年的事,也就是抗战的第二年。

 

  张灵甫的名声是不是抗战期间打出来的?专家的说法不一致。该信谁呢?我不知道。我只是摆出疑惑。欢迎官方专家和民间高手给大家科普。

 

 

 

↑张灵甫之子张道宇保存的复印本资料《蒋军七十四师的调查研究》。

 

   军衔和职务升迁快,不是因为抗战军功大吗?

 

  有学者指出,“张灵甫在抗战中的地位,起初不过是营长、团长,是‘校’而不是‘将’,直至战争末期才升至第74军军长。”以此来说明张灵甫算不上“抗战名将”。但我觉得,这段话貌似恰恰可以说明张灵甫在抗战期间战功不小。

 

  抗战那几年,张灵甫并没有与共产党军队作战,只是在对日作战。他具体取得了怎样的战功,老实说我了解得并不多,我只是依据专家列举的上述事实,从逻辑上来推断,觉得张灵甫在抗战期间的战功应该不小。

 

  从军衔上看,抗战开始时,他是校官,后来升为少将,抗战胜利8个月后已升为陆军中将(此时他还没有投入内战);从职务上看,抗战初期他只是营长、团长,抗战末期已经升任军长。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抗日军功,蒋介石会让他升迁这么快吗(尤其他还是个有杀妻前科的人)?会让他担任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七十四军的军长吗?

 

  我们可以再横向比较一下。“五大主力”中的另外四支,新一军、新六军、十八军、第五军,这四支部队的军长,孙立人、廖耀湘、胡琏、邱清泉,哪个不是在抗战中打出名然后得以担任这些王牌部队的军长的?从军衔上来说,这5人当中,只有年长张灵甫3岁的孙立人是与张灵甫同年获授中将军衔的,其他3人都晚于他。鉴于上述分析,我觉得,如果他在抗战期间没有足够的战功,那他升迁这么快,是不合逻辑的。

 

 

 

↑王玉龄保存的张灵甫遗书复制品,张灵甫在遗书中称,“最后以一弹饮诀成仁”。

 

  没有指挥过“大的会战”,能不能算“名将”?

 

  有专家说,因为张灵甫“未指挥过大的会战”,所以他称不上是“抗战名将”。我觉得,只有指挥过“大的会战”才能算“名将”,这个标准,是不是显得过高了呢?

 

  8年抗战,真正指挥过“大的会战”的将领,国共都算上,一共也没几个。国民党那边,大概有陈诚、白崇禧、薛岳、卫立煌等几个人,共产党这边,因为以游击战为主,指挥过“大的会战”的,严格地说,只有彭德怀一个人,指挥的是“百团大战”。

 

  显然,我的意思不是说八路军、新四军里只有彭总一人是“抗战名将”,我认为刘伯承、贺龙、聂荣臻等几位老帅乃至吕正操、杨成武等将军都称得上是“抗战名将”,尽管他们在抗战期间都没有指挥过“大的会战”。

 

  其实,即使指挥过大的会战,但如果没有打赢,指挥者貌似也难算“名将”,而真正打赢的会战,又有几个呢?像汤恩伯,虽然是抗战中豫湘桂会战的指挥者之一,但指挥得一塌糊涂,如果说他是“抗战名将”,大概很难获得认同。

 

  同时我还想到了谢晋元将军的例子。谢将军率领“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与日军血战之时,他是一名上校团长,跟当时的张灵甫一样,是“校”不是“将”。谢将军与日军激战,终其一生,也就这么一次,谢将军的少将军衔是在他被叛徒刺杀之后被国民政府追授的。但这些并不妨碍后人称其为“抗日名将”。

 

  该如何看待“当年的参战者”的 “惊诧”

 

  有专家说,把张灵甫拔高为“抗战名将”,“连当年的参战者也感惊诧”。专家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位“当年的参战者”在何时何地以及在怎么的情境下表示了“惊诧”,我们可以姑且听之。

 

  我想说的是,即使真地有“当年的参战者”对把张灵甫称为“抗战名将”感到“惊诧”,那么,我们对这样的“惊诧”也不能不加分析地就全盘相信。为什么?因为国民党军内部的关系并不和谐,黄埔系与非黄埔系,这派与那派之间经常互相拆台,这是各路史家的共识。具体到张灵甫,他在同僚中人缘不好,这是出了名的,王树增老师的《解放战争》一书对此有一些叙述,其中提到他在孟良崮的覆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些同僚平时就愤愤于他的狂妄,此时看他陷入重围,不但不全力相救,反而幸灾乐祸,盼他快点完蛋。如果感到“惊诧”的是这样一些“当年的参战者”,那么,我们对此也应理性看待。

 

  总之,对张灵甫算不算“抗战名将”这个问题,我的看法可以概括为三点,第一,网上流传的那些关于张灵甫抗战军功的帖子,其中可能有夸大、不实的成分;第二,说他不算“抗战名将”,目前的论据和推理还显得不够令人信服;第三,“名将”这个称呼,只是表示对战功的一种肯定,并不是像评职称一样,一定得有非常严格精确的标准和界限。在这个事情上较真,感觉不是太妥当。

 

  张灵甫的两段历史不应相互否定

 

  然后,我想有必要表明一下我对张灵甫这个人的总体评价,以免引起误会。

 

  抗战中的张灵甫无疑是值得肯定的,无论军功到底有多大,无论够不够格被称为“抗战名将”,毕竟他的一条腿是在和日军作战时被打残的。

 

  内战中的张灵甫无疑是应该否定的,因为他效忠的政权确实不是代表全中国大多数人的利益的,也不为大多数人所拥护。他成为那个政权的殉葬者,这是他人生的悲剧。

 

  这两段历史是不该互相否定的。

 

  对国共抗战作用的评价 应该努力去除情绪化

 

  作为资深网民和媒体人,我知道近些年网上出现了一批自称或被称为“国粉”的人,主要行为是介绍乃至渲染和夸大国民党在抗战期间的作用,其中一些人连带贬低共产党在抗战中的作用。这次张灵甫因偶然事件成为“热门人物”,有专家作出判断,政治因素在其中起了一定的作用。就此我也谈点自己的看法。

 

  众所周知,新中国建国后,对国民党在抗战期间的作用的评价,是经历过变化的。改革开放以后,国民党在抗战期间的作用,主要是在正面战场发挥的作用,已经得到越来越多、越来越客观的评价。近些年网上“国粉”群体的出现,我认为最初是有还原历史的本意和作用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前些年国民党的抗战作用没有得到客观充分地介绍这种情况的反弹。但逐渐地,情况变得复杂了,情绪化的成分增多了,一些人走向了原来情况的反面,只强调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把共产党的作用贬得一钱不值。

 

  对那段历史有点了解的人,只要抱着一颗客观理性之心,都知道当时在抗日统一战线之下,国共分别发挥了对方无法替代的作用。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作用必须肯定,共产党敌后战场的作用也绝不能抹煞和低估。“治史最忌气不平”。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走极端都不是有益的选择,努力去除情绪化,应该是我们看待历史和评价历史的最佳选择。

 

 

 

↑被我军击毙的张灵甫装入棺中的尸体

 

  一段让人感慨的当年“秘闻”

 

  最后,我还想从王树增老师的书中引述两段内容,一是告诉今天的人们,当时的共产党人是如何对待死后的张灵甫的,二是给今天关注张灵甫遗骸的人提供一点线索。

 

  孟良崮战役结束之后,解放军官兵“用担架抬着张灵甫的遗体开始转移,两天之后,由于天气炎热尸体开始腐烂,华东野战军政治部决定就地掩埋。官兵们花了四百块大洋买了口上好的楠木棺材,将张灵甫的遗体擦洗干净,给他穿上了新衣服”,并允许他的部属与他作了最后的诀别,然后把他安葬了。

 

  同学们,四百块大洋啊!什么概念?!楠木棺材,什么规格啊?!

 

  要知道,虽然孟良崮战役打胜了,但当时解放军的处境是很困难的,解放区的面积大大地缩小了,根据地和解放军的财政都非常紧张啊!四百块大洋,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还要知道,孟良崮战役打得是非常惨烈的,七十四师被消灭了,但解放军伤亡的人数几乎与敌人相同。而对待给自己带来重大伤亡的敌军的最高将领的遗体,解放军竟是这样的仁厚!这是一种怎样的胸怀!

 

  而这,是不是也表明了共产党人对张灵甫当年的抗日业绩的认可呢?

 

  不仅如此,在安葬后,共产党方面还广播了埋葬张灵甫的地点,希望他的家属来收尸。

 

  这是一段多么让人感慨的故事啊!

 

   张灵甫的遗骸到底埋在了哪里?

 

  那么,张灵甫的遗体埋在了哪里,他的家属后来是否来收尸了呢?地点和最近的新闻报道中提到的地点是否相同呢?

 

  王树增老师的书中是这样说的——

 

  埋葬地点是“沂水县野猪旺村后的一座小山岗上……华东野战军在张灵甫坟前立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张灵甫之墓”。在共产党方面广播了埋葬张灵甫的地点之后,“不久,张灵甫的棺椁被国民党方面挖走,重新安葬于南京玄武湖樱洲之上”。1949年解放军进入南京城后,在玄武湖边看到了张灵甫的墓碑。

 

  最近的新闻报道关于张灵甫遗骸的说法与王树增老师的说法差别很大。相关报道说,遗骸仍然埋在当年的战场附近的村庄里。那么,当年国民党方面没把棺椁挖走吗?玄武湖边葬的又是什么呢?

 

  这都是疑问。

 

  新闻报道里提到的可能埋葬着张灵甫遗骸的地点,也和王树增老师说的不一样。王树增老师说的是“沂水县野猪旺村后的一座小山岗上”,最近的新闻报道说遗骸位于“沂南县马牧池乡董家庄村一户村民院中的羊圈下方”,而且还是张灵甫的儿子打听到的。

 

  我擅自替王树增老师“披露”的这些信息是会有助于谜底的揭开还是会增加事情的悬疑呢?

 

  希望是前者吧。(张霁苍)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