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知识

如何写出「反小时代情节」的故事?
2016-06-17 19:51: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小时代》里,人其实是被物化了的。作者无时无刻不在通过物与物之间的比较,彰显人与人之间地位的不同。
无论把小时代里人物的名字换成乡村爱情里的刘能赵四也好,还是把品牌换成美特斯邦威也罢,都只是改变了故事发生的背景,把都市小时代换成了乡村小时代
所以说到底,这样还不算反小时代

那么,真正支撑起小时代的内核是什么呢?
——物质

在《小时代》里,人其实是被物化了的。作者无时无刻不在通过物与物之间的比较,彰显人与人之间地位的不同。
例如,宫洺的地位比女主要高,书中体现为在女主砸坏了宫洺的杯子,去赔偿的时候发现自己完全负担不起,还需要男友帮忙。在这里,宫洺被物化成了爱马仕杯子,相对女主的经济实力而言,她完全负担不起,所以宫洺地位高于林萧。

再比如,唐宛如送顾里妈一件外套,顾里妈激动地说自己没有穿过人造化纤物,从来只穿丝绸。
这里,唐宛如的投影是这件化纤外套,而顾里妈的投影是丝绸。丝绸价格远高于人造化纤外套,所以顾里妈的地位高于唐宛如。

这样的计算随处可见:从三叶草运动鞋和阿玛尼高跟鞋的价格对比,到44.5的小番茄和5元一桶的方便面的对比……这种通过物质来体现人的写作方法之所以容易吸引年轻读者,是因为这是一种最为直白浅显的冲突表现方式:人们很小的时候就学会2大于1的道理,然而却在成人后很多年才学会如何判断人格的高低。

在小时代里,顾里等人之所以能够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是因为她们的圈子被固定了。在圈子内,她们的投影具有最高的价值,没有其他物的存在能挑战这种价值。一旦这种圈子被打破,出现了一个比顾里更加富有的人,那么针对顾里本身物质性的描写就会大大减少,而转移到另外的人身上。就像我们很少见到书中有单独针对唐宛如衣着品牌的描写,因为她的圈子里比她投影高得多的人太多了,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再做这种描写。

所以如何写出反小时代的文字呢?那就是,挑战故事的内核,以一种“反物质”的写作方式来写人。

比如《小王子》里的这段文字:
……当你对大人们讲起你的一个新朋友时, 他们从来不向你提出实质性的问题。他们从来不讲:“他说话声音如何啊?他喜爱什么样的游戏啊?他是否收集蝴蝶标本呀?”他们却问你:“他多大年纪呀? 弟兄几个呀?体重多少呀?他父亲挣多少钱呀?”他们以为这样才算了解朋友。 如果你对大人们说:“我看到一幢用玫瑰色的砖盖成的漂亮的房子,它的窗户上有天竺葵,屋顶上还有鸽子……”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出这种房子有多么好。必须对他们说:“我看见了一幢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那么他们就惊叫道:“多么漂亮的房子啊!”

还有《红楼梦》晴雯撕扇子的这段
……晴雯笑道:“可是说的,我一个蠢才,连扇子还跌折了,那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呢!倘或再砸了盘子,更了不得了。”宝玉笑道:“你爱砸就砸。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有性情。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儿也可以使得,只是别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欢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砸了也是使得的,只别在气头儿上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晴雯听了,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听撕的声儿。”宝玉听了,便笑着递给他。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又听“嗤”“嗤”几声。宝玉在旁笑着说:“撕的好!再撕响些!”
  正说着,只见麝月走过来,瞪了一眼,啐道:“少作点孽儿罢!”宝玉赶上来,一把将他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给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作几半子,二人都大笑起来。麝月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宝玉笑道:“你打开扇子匣子拣去,什么好东西!”麝月道:“既这么说,就把扇子搬出来,让他尽力撕不好吗?”宝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这样孽。他没折了手,叫他自己搬去。”晴雯笑着,便倚在床上,说道:“我也乏了!明儿再撕罢。”宝玉笑道:“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一面说,一面叫袭人。袭人才换了衣服走出来,小丫头佳蕙过来拾去破扇,大家乘凉,不消细说。

撕的好,再撕响些!

=============================
再补充一点。评论区中有人认为红楼梦本身就是描写贵族生活的,在“反物质”这点上没有真正能与小时代区分开来。那么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宝玉有一天穷困潦倒浪迹街头,手上只有一把值钱的扇子。这时晴雯对宝玉说她喜欢听那一声撕扇子响,想撕了这柄扇子。彼时宝玉会作何反应呢?恐怕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拿出来给晴雯撕的吧。这就是《红楼梦》和《小时代》的区别,前者写物质是为了写人,人是故事的中心;后者写人是为了写物质,物质是故事的中心。所以前者的人得以脱离物质而存在,而后者脱离了物质,则什么都不是 。

感谢大家喜欢这篇答案。关于红楼和小时代的区别以及红楼本身,我无意再加以论辩。因为在阅读这件事情上想要将自己的理解加诸他人并让他人改变原有的观点,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过我同样也希望提出质疑的诸位也再多读一读红楼。这本书是少有的常读常新的作品,也许再读一遍,你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甚至对这本书的喜爱和理解再加深一些。如果我的答案能带给你这种作用的话,我将不胜荣幸。








【70%】

顾延盛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招呼着旁边的女佣递给他那本市面上还未正式发行的《经济学人》,早上7点半的阳光刚好透过那幅据说是哈耶克赠送的巨大的窗帘,照射到他的脸上。轮廓锋利的脸,五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像是四十岁。当然,这得来源于他女儿每天逼他做的运动,以及远离那些仅有安慰剂效果的所谓保健品。

他的女儿坐在他对面喝咖啡,手上正在「哗啦啦」地翻着《Neuron》杂志,突然不动声色地说了句:「70%…」

「Marie你说什么?」顾延盛望过去。

「我是说,UBC医学遗传部首次发现了多发性硬化症相关的基因突变,」顾里从杂志里抬起头,「携带这种基因突变的人有70%的发病率。」然后她继续低下头看杂志去了。

直到顾延盛准备出门的时候,她才又抬起头来:「爸,如果你不是要去NASA庆祝火箭发射成功的话,请把你脖子上的那块小纸屑摘掉好吗?」

说完,顾里微笑地看着她爸爸。顾延盛额头上一小颗汗珠。

———————

【清洁工】

当唐宛如第三次企图把冷凝管放到商场的微波炉旁对比大小,以判断是否合适做微波加热冷却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南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叹气的原因并不是唐宛如没有把冷凝管放得很垂直——说实话,南湘非常不能理解现在唐宛如正在试的这款微波炉哪里好,转盘式移动会影响化合物提取稳定性,炉体不够大会影响1000ml烧瓶的放置,而最关键的是…炉内太多清洁死角,提取过程中造成的污垢会很难清理。

当唐宛如终于两眼含泪地放弃了那个微波炉的时候,另外一个店员笑脸如花地飘了过来:「小姐,买这款微波炉我们还赠送一个试管刷,保证到时候死角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唐宛如气得翻了一个白眼,但迅速地调整了下呼吸,娇嗔地说:「太欺负人了,人家又不是清洁工。」然后她走过来,拉起南湘准备要走。

南湘幽幽地叹了口气:「宛如啊,你们做化学合成的,大部分时间里可不就是清洁工么。」

唐宛如愤怒地拂袖离去。

———————

【Henry Draper基金】

被抛下的南湘慢悠悠地朝学校走,沿路是很多新鲜而亢奋的面孔。每一年开学的时候,都会有无数的新生带着激动与惶恐的心情走进这所在全中国以论文SCI因子爆表而闻名的大学。很难有人相信,一所大学的本科毕业要求,是发表5篇以上的SCI。

走在自己前面的几个女生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偶尔侧过头和身边的伙伴讲话的时候,南湘可以清晰地读懂他们的唇语,无非就是这个月的星座天象:3号月掩水星,5号金星合月,并有新月;12号木星合月……以及这些星象对他们恋爱指数的影响力。

「哎」南湘摇着头叹了叹气,「果然都还是小孩子。」她是研究天文学观测的,除了天象以外更在意的是观测条件,比如5日水星西大距,亮度1等,清晨适合观测。所以她早早地定好了闹钟,准备凌晨扛着设备去学校后山的天文台。

「你就不怕那些在天文台过夜的男生脚臭味!」晚饭时听说南湘的这个观测计划,顾里忍不住呛了她一句,南湘倒是相当镇定地回她:「不要对我们系的男生性别歧视,我的课题用的还是Anna Draper为纪念她丈夫而创立的Henry Draper基金呢。」

———————

【数学年刊】

「你呢,今天遇见什么事情?」顾里打击完南湘之后,望向我,她们终于在晚饭快要结束的时候想起了询问关于我的话题。

我告诉她们我的一天乏善可陈,早上帮数学系处理新生开学的相关事宜。大一的新生里面,百分之八十的人只有基础数学经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里有一半的人是因为玩电脑游戏才迷上计算数学,而最后那剩下的百分之十,居然是因为父母买彩票才开始研究概率统计,也真是人才。

汇报完毕之后,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我划开屏幕之后变得目瞪口呆。

手机邮箱收到了一封新邮件,大致内容是:「林萧小姐,我们已经决定采用您上个月向《Annals of Mathematics》杂志的一篇投稿。您的论文中,对于K-稳定性的另一种定义,对于Fano流形上Kahler-Einstein度量的研究有重要意义。具体情况及编委审稿意见,请见附件。」

在我目瞪口呆的同时,南湘嘴里交替重复着「我的天!」和「真的假的?」,而顾里则理智地要求我调查清楚,有可能是诈骗邮件。

剩下唐宛如非常地淡定,我可以理解,像她这样一门心思只为老板打工的化学合成民工,基本不了解在《Annals of Mathematics》上发表一篇第一作者论文的意义。

———————

开学的第一天过去了。

立项、研究、研究;失败、失败、成功;投稿、退回、重修……在这所学校里,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一天一天地转动过去,如同这个世界各个领域的研究者一样,我,和我们,都是科学这座大厦中,最最渺小微茫的一个部分。

但朝闻道,夕死可矣;相比之下,爱马仕真的不算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小时代 物质

上一篇:《红楼梦》中最经典的七副对联,洞见真正的大智慧
下一篇:杨绛为什么有选择地写干校生活?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最新发布